第26章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据早上叶特助回来时, 复述的具体情况,这件事还要归功于沈萤河提供的情报。

之前沈萤河在工地打工的一段时间, 遇到过两次深夜清场的情况, 原本大家下工后都是聚在工地宿舍也不会出去, 不知道为什么要特意说。

还特意强调人工湖那边有工程, 不允许工人靠近。

沈萤河回忆起这件事后, 给陆燃发了条短信。

陆燃肯定不会放过这条线索,让人在人工湖附近蹲守, 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

当夜, 陆燃的人和他在警局的朋友一沟通, 都没来得及告诉陆燃, 直接拿着搜查令,把大型机器开进了工地, 把人工湖抽干。

到第二天早上, 在湖底发现了至少三具尸体。

新闻一出, 瞬间全城轰动。

“……当时的情况吗?”叶特助面对着闻樱闪闪发光的眼神,回忆了一下后复述, “我昨晚赶到的时候, 厉致深已经被带到警局了,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一旁的陆燃还在看着电脑上的新闻页面。

知名企业家与杀人案联系在一起,这件事一出登上了所有新闻头条,无数双眼睛都在关注着这件事的进展。

但到目前为止,厉致深的黑道背景还没有被扒出来。

“……厉致深是在自己家里被抓的,反抗得很激烈, 还有警察受伤了,后来带到警局之后,他也不肯开口,说是自己有权沉默……”

闻樱一听差点笑出了声:

“他哪儿有权利沉默啊?国外混了几年真是心里一点逼数没有,人还是要多读书,否则连米兰达法则是英美法系都不知道。”

在国外他或许还能耍耍大牌,像英美电视剧里的富豪一样,保持沉默让律师代替自己发言。

但是在国内他想都别想。

厉致深在警局说完“自己有权保持沉默”之后,审讯的警官当场就拍桌子警告:

“这是在国内!公民有义务配合办案机关执法!我问什么你答什么!老实点!”

叶特助脾气温和地答:

“是的,还是小陆太太聪明。”

陆燃却皱眉:

“家里没搜出枪吗?”

叶特助昨晚忙了一个通宵,已经把事情了解清楚了。

“没有,他很谨慎,沈警官说在他名下所有房产都搜查过了,没有查到任何违禁品。”叶特助见陆燃仍愁眉不展,又补充,“沈警官说,只要买凶杀人的罪名坐实了,厉致深肯定会被判死刑的。”

陆燃捏了捏眉心。

“就怕他的罪名坐不实。”

毕竟人不是他亲手杀的,这里面仍然有可操作的空间。

闻樱也担心这件事,忽然想起系统,在心里喊了它一声。

【小七?还有气吗?】

半响,闻樱的脑海里传来了略有些扭曲的电子音。

【在……的……宿主……】007的声音里混着杂音,像是濒临报废的电子仪器,【……您必须救厉致深……否则的话……我就不能帮助您完成逆袭任务……您依然还会是书里的女配……徐晚晚永远会压你一头……】

【是不是女主角不是由你来定义的。】闻樱冷漠地打断它,【影后才是这个世界的女主角?你这什么逻辑?】

她从来没担心过徐晚晚有天地位会高于她的问题。

影后只是一个成就,而不是一个有成就的人的必选项。

她的舞台还可以更加宽广。

【还有,你的声音……】闻樱敏锐地联想到了什么,【昨晚厉致深刚出事的时候,你不是还活蹦乱跳的瞎叫吗?怎么这么一会儿就成这样了?】

007谨慎闭嘴。

然而对于拥有第六感异能的闻樱而言,要想明白这一点并不难。

【该不会……厉致深的倒霉,也会让你受影响吧?他就是你的电源,他越接近死亡,而你也会越来越虚弱?】

007:【……】

现在申请换个蠢一点的宿主还来得及吗?

它只是个孩子啊!为什么刚一出厂就要这么对它!

闻樱在车上闲着也是闲着,又分析了一波:

【这么来看,你不像是系统,用科幻一点的比喻,倒像是某种世界线意志的体现?】

007确实是这样的存在。

准确来说,它和其余跟它类似的系统一样,是原书读者意志的凝聚体。

原书的部分读者认为原书剧情中,女配闻樱的魅力远超女主,强烈希望男主角厉致深离开徐晚晚,转而与女配闻樱在一起。

基于这样的意志,007以及无数个007被创造出来,被世界意志驱动,来完成那部分读者的愿望。

如果是原本的女配闻樱,得到007肯定是雪中送炭,估计都不用007操心,她自己就主动积极的去完成攻略任务了。

很可惜,女配闻樱被厉致深真的撞死了,重新活过来的是个根本不会受人摆布的狠角色。

【……宿主……我可以给您解释这一切……】007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只要您……避免厉致深真的被处以死刑……我可以……】

【不用了,我其实也不是很想知道。】闻樱果断地拒绝了007,并且没有感情的弯弯唇角,【扫黑除恶,人人有责,我这是为社会的安定做贡献,你就安静等死吧,再见:)】

007:【……】

你们听听啊!

这哪里是人话!!!

被闻樱气到崩溃的007彻底死机,原本还能断断续续蹦出的字眼,变成了卡带般的哒哒声。

很快连这点动静也消失了。

“主宅到了。”叶特助和司机为两人打开车门,举止绅士优雅,“请小心。”

展现在闻樱面前的宅邸雅致幽静,并非千篇一律的联排别墅,像是请设计师整个单独设计的。

虽然地处偏远郊区,但附近仍然交通便利,设施齐全,看得出在选址上下了功夫。

陆燃的爷爷,盛悦集团真正的掌权人就住在这里。

闻樱并不知道为什么陆老爷子会突然叫上她一起来这里,陆燃并没有说,她便想当然的认为只是普通的家庭聚会。

但听说来的不止有他们,还有陆燃堂哥那一家子。

“不用太担心。”陆燃将她落在车上的大衣轻轻披在她肩上,“做你自己就好,其他的我会处理。”

陆燃的眉眼从容,漫不经心的话轻飘飘的,却仿佛洋洋洒洒的雪花一样,沉甸甸的落在她心尖。

“好。”

两人并肩走到门前。

应门的是一位四十出头,气质相当优雅的妇人。

闻樱第一眼见了还以为是陆家的什么长辈,然而这位妇人冲陆燃微微一笑,转而对闻樱说:

“这就是小陆太太吧,初次见面,我是这里的管家,您叫我关姨就好。”

闻樱也并没有遮掩自己眼中的惊讶,看了眼陆燃,又笑着对她说:

“叨扰了,关姨。”

关姨笑容优雅,引着两人往大厅走。

大厅就要热闹多了,一堆闻樱不认识的人都坐在沙发上闲聊,有男有女,还有一个五六岁大的小男孩。

每个人都着装精致,举止大方,庄重得不像普通的家庭聚会,倒像是什么名流晚宴似的。

见闻樱进来,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在了陆燃和她的身上。

空气凝固了几秒。

人堆之中,孟太太笑着冲闻樱招手。

“樱樱过来,你第一次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家里的亲戚。”

闻樱和陆燃挨着孟太太坐下,依次认识了坐在另一边沙发上的一家人。

陆燃的父亲陆定锋并不是独生子,他上头还有一个哥哥陆定成。

那边坐着的就是陆定成的一家子人。

其实不用孟太太介绍,她也大致记得住陆定成那边有谁,毕竟在原书之中,厉致深取代陆燃的地位入住陆家之后,没少和陆定成那边的人对上。

很简单,盛悦集团这种跨国公司相当庞大,目前陆老爷子退休,虽然最大的股份还是在老爷子那边,但实权掌握在陆燃父子手中。

陆定成作为家中老大,却完全被集团边缘化,领个闲职,靠公司分红和信托基金度日。

这些钱对普通人而言绝对不算少,但对于花钱如流水的富人来说则远远不够。

“这就是樱樱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呢。”

陆定成的妻子叶映芝笑意浅浅,目光带着点矜贵的漫不经心,一整套的珍珠首饰衬得她一身珠光宝气,俨然一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贵妇形象。

有气质是有气质,不过眼神居高临下,还带着隐隐的敌意。

果然,下一秒她又说:

“之前听人家提起闻家的事时,我才知道原来你是闻家的姑娘……好在你现在嫁进陆家,我们也都是一家人了。”

提起闻家,孟太太脸上笑意淡了些许。

谁不知道如今闻家出事,闻鸿康逃到国外至今还没抓到,闻家名下资产全被查封拍卖,稍微有眼色的人都不该在闻樱面前提起“闻家的事”。

这位伯母,一上来就给了她一个下马威啊。

闻樱神色未变,依然笑脸盈盈。

“昊昊来,这是你嫂嫂。”叶映芝招招手,那个小男孩跑了过来,“叫嫂嫂好。”

小男孩眨眨眼,指着闻樱喊:“这是电视上那个!”

他的嗓门很大,完全没有小孩子的可爱,尤其是指着闻樱的样子,丝毫看不出是个富豪家族出身的孩子。

而叶映芝对此似乎没觉得这孩子失礼,见他不叫人,又随便摆摆手:

“是那个,算了,你自己去那边玩儿吧。”

闻樱看了看漫不经心的叶映芝,又看了看不远处看盆栽的陆定成,算是品出了这一家子的态度。

叶映芝刚要打发陆昊天去一边玩他的车模,忽然见陆燃起身,动作干脆利落地揪住了陆昊天的衣领。

提起来,再不那么温柔地往闻樱面前一杵。

“哑巴了?”陆燃面无表情地替陆昊天缓缓抚平衣领褶皱,“叫人不会?”

被陆燃一提一墩的陆昊天当场傻了。

他熊起来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这个堂哥,没想到许久没见,这个堂哥的脾气不仅没有变好,反而一天天的凶残了。

“陆燃!”叶映芝柳眉倒竖,“你跟个孩子凶什么凶!”

闻樱原本还想开口转圜一下,没想到陆燃比她更不给面子。

“我看您不大管昊天,我替您教教他。”陆燃把车模从呆愣的陆昊天手里抽走,稍一用力,车模外壳微微变形,“你该叫嫂嫂,叫吧。”

被吓傻的陆昊天呆呆地望着闻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叶映芝起身一把从陆燃手里捞走孩子,怨愤地瞪了陆燃一眼。

孟太太佯装生气地拍了陆燃一下。

“这孩子,跟弟弟开玩笑也没个分寸。”转头又跟叶映芝打哈哈,“小孩子之间开玩笑,别介意啊。”

陆燃哪儿看起来是小孩子了??

叶映芝瞪大了眼,差点脱口而出。

闻樱扯了扯陆燃的衣角,凑近他耳边说:“我没生气的。”

女孩温热的呼吸拂过他耳畔,引得他喉间滚动。

“我生气了。”

……?

她崽脾气还是一如既往地差啊。

陆昊天哭起来简直要把整个屋子掀翻似的,以至于他们都没听见屋里其他人进来的动静。

直到人迈进了大厅,闻樱才注意到他。

“哟,这么热闹啊。”

说话的男人语调轻佻,一路摇摇晃晃地走进来,食指转着一串车钥匙,姿态轻浮浪荡,即便是长了一张跟陆燃有些相似的模样,气质也是截然不同。

“这不是我的陆燃弟弟吗?真恢复啦?上次去医院的时候不是都说你瘫痪……”

“陆炎!”刚刚叶映芝对闻樱阴阳怪气装听不见的陆定成,在这人对陆燃出言不逊的时候严词大喝,“怎么跟你弟弟说话的?出院你都没看一眼,现在又说什么混账话呢?”

被称作陆炎的男人瞥了一眼一旁嚎啕大哭的陆昊天,随意地往沙发里一躺。

“爸,陆燃又不缺人看,我去看一眼他就能痊愈?婶婶肯定会把他照顾得妥妥当当的,对吧?”

孟太太对上嬉皮笑脸的陆炎,只是淡淡笑着,没说话。

闻樱对这个人有印象,原书剧情里面,厉致深带着徐晚晚回陆家的时候碰上这位浪荡的陆家大少,不仅被拉着壁咚腿咚各种咚,还差点有实质性的调戏。

当然,作为黑道大佬的厉致深肯定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当场就把陆炎揍得半死,以显示他作为男主的威风。

然后两家的梁子就彻底结下了。

至于陆炎为什么莫名其妙地跑去调戏徐晚晚,闻樱也找到了原因。

她余光扫过陆炎盯着她的目光,很显然,这个陆大少就是浪。

本性浪荡的陆炎一进门,目光就几乎没从闻樱身上离开过。

跟专注事业整天在男人堆里打滚的陆燃不同,陆炎虽然比陆燃大,但却是个无忧无虑的二世祖,反正家里也没盛悦的实权,后半辈子只用发愁怎么花钱就行。

娱乐圈的模特女星,他想要的,都只是砸钱多少能拿下的区别而已。

轻而易举能得到的当然不算珍贵,越是不可能得到的,他才越感兴趣。

尤其是这个不可能得到的女人,还如此的光彩夺目。

现在人多,闻樱不想跟这个口无遮拦的男人起冲突,便假装没看见。

“走吧。”陆燃忽然起身隔开两人,朝闻樱伸出手,“我带你去见见爷爷,这个时候他应该在花园跟我爸谈事情。”

闻樱敏锐地察觉到陆燃的心思,心头一软。

虽然她的身份是一个合约对象,不过她崽果然还是那么温柔体贴。

“嗯。”

闻樱故意牵着陆燃的手出去,在她身后的陆炎却仍然没有挪开目光。

进了别墅闻樱才发现,这个宅子的占地不是一般的广。

不是别墅内部的大,而是宅子前后,一个是假山莲池兼具的中式庭院,后面一个则是九孔高尔夫球场。

能在家打高尔夫,要不是亲眼见到,以闻樱贫瘠的想象力真是很难想象得到。

庭院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和另一个男人正在说些什么,两人的神情都很严肃。

直到闻樱走进了才发现,和老人说话的那个男人跟陆燃的气质如出一辙,甚至是陆燃的升级加强版。

更严肃。

更冷酷无情。

至于样貌,倒也隐约有些陆燃的影子,不过陆燃长得还是更像孟太太一些。

“爷爷,爸。”陆燃的语气完全不像是在跟家人说话,倒像是在跟上司说话似的,“这是闻樱。”

被两位**oss注视的闻樱感觉到了罕见的压力。

“……陆爷爷好,陆董好。”

两人的神色更严肃了。

半响,闻樱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说错话了,才听到眼神锐利的陆老爷子开口。

“陆爷爷?”陆老爷子看向陆燃,“还没改口?”

陆燃点点头:“您还没给改口费。”

闻樱:??是改口费的问题????

陆老爷子眼里露出一丝笑,很淡,转瞬就敛去了。

“叫你爸给,他种下的苦果,让人家小姑娘担着,不赔几辆游艇说不过去。”

陆定锋的目光落在了闻樱脸上。

浸淫商场多年的陆定锋,身上威压丝毫不逊于血海里厮杀过的陆燃,甚至可以说旗鼓相当,认真起来的时候,连闻樱都有些扛不住。

不过不蒸馒头争口气,闻樱还是体体面面地笑着抗住了。

“当然。”陆定锋不置可否地说了一句,“厉致深的事情,归根结底还是我不小心。”

陆燃微微蹙眉:

“现在可以说了吧,这个私生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由陆定锋叙述的这件事的原委,颇有些出人意料。

厉致深比陆燃要大,在他与孟太太结婚之前,他跟厉致深的母亲是男女朋友关系。

相恋了大约两年时间,陆定锋感觉两人的性格和家庭都不合适,提出分手。

厉致深母亲在他提出分手之前就有预感,故意不避孕以及戳破避孕套怀上了厉致深,准备等孩子生下来后上门逼婚。

到这里为止,原本应该是个借子逼婚的心机女的故事。

然而让她意料之外的是,自己生下孩子后没多久,就因车祸意外去世,没有父亲的孩子成了孤儿,被他母亲的朋友收养去了国外。

原本就这样一无所知的长大,厉致深也不会这么苦大仇深,但作为一个有故事的男主角,他的养母也并没有活得太久。

死前得知了自己身世的厉致深就这样彻底黑化了。

陆定锋是并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孩子的,他也并不知道这个孩子会长歪成这样,违法乱纪不说,还把手伸到了陆家。

“……我的态度很明确,如果他不是这个样子出现在我面前,我或许会因他不幸的童年而补偿他,但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杀人犯,我不会同情。”

陆燃神色淡淡,似乎陆定锋的态度对他而言并不重要似的。

见陆燃没有反应,陆定锋皱着眉,又补充一句:

“至于你说的,他私藏的枪械,我会请几个老刑警参与这个案件,就算买凶杀人的罪名不能坐实,这一条也足够定罪。”

陆燃颔首。

屋里传来了关姨询问什么时候开饭的声音,打断了几人的谈话。

陆老爷子最后结束了这个话题:

“反正错都在你爸身上,这件事你们年轻人不用管了,交给他处理就好。”

厉致深这件事对陆定锋也是飞来横祸。

他万万没想到时隔多年,自己突然冒出个私生子,要不是他调查及时,出轨的锅就这么从天而降,甩都甩不开。

想了想,他又在心里叹息一声。

厉致深这件事,也算是他母亲作孽,可惜了。

陆家的饭菜口味适中,为了照顾陆老爷子,菜色都偏清淡,桌上其他人吃得都不太多。

然而闻樱一点也不挑口味,甜的咸的,辣的酸的,她都觉得各有特色。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8章
热门: 网恋以实物为准 六十年代研究员 这么远,那么近 农家小子香艳人生路:欲望城堡 我的董事长老婆 妖妃她母仪天下了 帝宠 意图(官场浮世绘) 你要的人设我都有 仙药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