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综艺一直录制到了晚上。

出镜的艺人倒是有吃有喝, 忙碌了一天还有地方吃饭睡觉, 然而外面的工作人员大都搭着帐篷, 吃饭也都是匆匆忙忙, 随便找个地方糊弄着吃完盒饭又继续开工。

陆燃也并没有特意提出什么要求,经历过末世的他对食物的包容性很强, 算不上精致的盒饭,也能干干净净地吃光。

而其余时间,他就拿着他的笔记本在一旁办公,低调得完全不像是那些在片场指点江山的傻逼资方。

工作人员见了在一旁窃窃私语。

“看见没有, 人家这才是真大佬的风范, 专程接女朋友下班, 我老公都做不到!”

“所以闻樱真的跟这位大佬是恋爱关系?未必吧, 该不会……”

“想什么呢?你看看人家大佬的颜值, 再想想闻樱是个什么身家,不是恋爱我头给你!”

陆燃虽然在专心看文件,但也听到了旁人的闲言碎语。

他的指尖在键盘上无意识的轻敲。

他是不是该给闻樱暗示一下,什么时候给他一个名分?

“卡——!”

拍摄结束了。

郊区的温度已经降到了零度以下,闻樱怕冷, 出来的时候连忙裹上筱欢让人给她新买的羽绒服。

“大家辛苦了——”

裹成球的闻樱一路跟工作人员微笑问好, 裴遇宁和徐晚晚跟在后面聊天, 而宋楚瑜则完全没有跟任何一个人搞好关系,只有脾气温和的沈家辉愿意跟她搭话。

宋楚瑜看着一个人走在前面的闻樱,连一贯爽朗的笑容都撑不起来了。

这不是她预想的情况,如果按照平时的发展, 像裴遇宁这样傻呵呵没心眼的直男,早就是她的裙下之臣,一口一个兄弟哥们的叫了起来。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宁可跟一个十八线小明星聊得开心,反而对她避之不及。

宋楚瑜知道闻樱的豪门出身,不敢明着针对她,不过徐晚晚好拿捏,宋楚瑜潜意识就把今天在闻樱这里收的屈辱全怪在了徐晚晚头上。

不过是个小公司刚出道的明星,也敢抢她的镜头,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裴遇宁把他带的丑橘分给大家,说是他家乡的特产,尤其给了闻樱很大一袋子。

徐晚晚接过后道了谢,见站在后面的宋楚瑜还没拿到,也提了一袋给她。

“楚瑜姐……”

“滚开。”

宋楚瑜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徐晚晚头一次碰到宋楚瑜这么口无遮拦的人,当时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等回过神的时候,宋楚瑜已经越过她朝闻樱而去了。

初冬的寒风中,闻樱环视一圈,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人群中的身影。

闻樱有些诧异。

虽然今天是周六,但从市区赶过来也要花两三个小时。

闻樱记得她出门的时候,张姨提起过陆董事长回国的消息,听意思是一家人都聚在公司,有什么重要的事需要处理。

入夜后的山野温度极低,几乎室外的所有人都换上了羽绒服。

而陆燃就穿着一件定制的黑色呢大衣站在冷风中,跟一旁裹着军大衣还缩脖子叫冷的裴遇宁形成了鲜明对比。

“好冷啊啊啊有暖宝宝吗我要死了!!”

裴遇宁的经纪人瞪他一眼,数落道:“你看看那边那个,看看人家,你一个明星能不能别这么怂??”

裴遇宁远远瞥了一眼陆燃。

眼尖的他立刻注意到陆燃价值不菲的大衣面料。

他小声嘀咕:“披着人民币谁冷?你把军大衣给我换成定制呢大衣我也不冷!”

经纪人反手就是一巴掌。

“陆先生?你怎么来这里了?”

闻樱略有些诧异地看着陆燃和他身边的叶特助。

桌前还摆着电脑和一叠文件,像是刚刚还在这里办公过一样。

陆燃见裹着蓬松羽绒服的女孩朝他跑来,像是一个又软又蓬松的面包,并不明朗的灯光下,女孩的五官仍是黑白分明,宛如宝石夺目。

“接你回家。”

陆燃合上电脑,叶特助在一旁替他收拾文件。

当然,陆燃并没有忘记自己“心有白月光对未婚妻只是合作关系”的人设,又淡淡补了一句:

“明天我爷爷叫全家人过去聚会,今晚我叫人收拾了这边的别墅,在这边住一晚,明天去那边近一点。”

闻樱也没那么好骗,闻言就问:

“那你让司机来接我就行了啊,为什么来这里等我?”

早有准备的陆燃反应迅速:“我妈视频查岗,让我亲自来接。”

这个借口多么完美!

简直毫无破绽!

“哦。”闻樱吸了吸鼻子,“孟太太这么闲啊。”

陆燃顿了顿,沉声答:“……她最近是挺闲的。”

远在公司加班开会的孟太太:???

除了商业需要的外交辞令,陆燃是很少说谎的。

但没办法,谁让他在闻樱面前给自己艹了个这么有故事的人设,导致他在弄清楚闻樱为什么不认他之前,必须把这场戏演足。

自己艹的人设,哭着也要演完:)

善解人意的叶特助见自家老板险些被拆穿,立刻插话:

“这边别墅的日用品都是准备的您平日在主宅用的,衣服之类的也让管家买好了……”

“等、等会儿?”闻樱有点意外,“不是住一天就去陆爷爷那边?准备这么多东西是……?”

叶特助贴心解释:“那边别墅是有陆先生的衣服的,这一次顺便也补上您的,这样您如果下次再来就会方便很多了。”

闻樱认真地想了想这个逻辑。

论方便的话……难道不是直接帮她打包一下行李送过去更方便吗?

“那你的意思是,其他的别墅也……?”

叶特助露出了一个完美的营业微笑:

“是的,今后家里的每套房产,都会逐一安排上小陆太太的起居用品。”

闻樱看了眼陆燃,他一脸“这难道有什么问题吗”的神色。

行叭。

算你们的烧钱花样牛逼。

“……差不多都快十一点了。”闻樱看了一眼表,“陆先生忙了一天也累了吧,那我们就早点回去休息……”

话刚说完,闻樱身后就忽然响起了一个令她不太愉悦的声音。

“这位是樱樱的朋友吧?”宋楚瑜一手搭着闻樱的肩膀,状似亲密地问,“是圈里的新人吗?该不会还没出道吧,不然这么帅我不可能没印象的……”

闻樱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疏离:

“宋小姐,该下班了,你不早点回去?”

宋楚瑜没想到她这么不给面子,但表面上她装作察觉不到,笑容依然爽朗:

“这个点年轻人的夜生活才开始啊,我跟我朋友约了去夜店玩,你跟你朋友要不要也一起?”

闻樱拨开宋楚瑜搭在她肩膀上的手,神色完全冷了下去。

“不好意思,我对夜店没有兴趣,祝你玩得开心。”

宋楚瑜仿佛就在等她这句话似的,见闻樱回绝,当时就瞪大了眼:

“樱樱,你是不是对夜店有什么偏见?我们去夜店就是唱唱跳跳喝酒放松一下的,没你想得这么乱。”

闻樱:……???Excuse me?她没兴趣就是真的没兴趣,跟她是不是有偏见扯得上??

宋楚瑜扫了一眼陆燃,又故作大方地笑了笑:

“哎樱樱这种乖乖女就是和我这种大老爷们不一样,这么娇气的确实不适合去夜店玩,不好意思啊我说话就是有点大大咧咧的,你别介意……哎朋友那你去吗?大家玩累了还可以一起开黑啊。”

说完还给了陆燃一个wink,笑容落落大方。

闻樱看着宋楚瑜这一套汉子婊输出,简直都要气笑了。

迎头就是“乖乖女”“玩不起”的标签往她脑门上戳,再拼命给自己塑造一个大方洒脱直来直往的性格,好给男生留下一个随和有趣,又不失女性魅力的印象。

再配上刚那一个婊气冲天的wink,绝了。

闻樱也不在乎跟宋楚瑜撕破脸,正要撸起袖子把她喷到自闭,忽然身旁响起了陆燃的声音。

“不了。”他的声线低哑,仿佛大提琴音色,“我交朋友很挑的,不男不女的还是算了。”

宋楚瑜:“……”

闻樱:“……”

……卧槽!

什么是绝杀!

不男不女!

一击致命啊!

宋楚瑜当场脸色就变了,那种装出来的大方爽朗从她脸上消失得一干二净。

说她不男不女,意思不就是嘲讽她明明完全就是个女的却非要称呼自己是“大老爷们”吗?

她在娱乐圈里混这么多年,不是没有地位的,真要翻脸,她连闻樱都不会怕。

豪门有钱是一回事,又没有实际在娱乐圈投资砸钱,再有钱也不可能封杀她吧?

“你哪家公司的?”宋楚瑜见陆燃这个长相,完全没把他往豪门上想,“闻樱,你朋友是不是有点太傲了?不想去拒绝就是了,脾气比天王巨星还大啊。”

宋楚瑜嗓门不小,引得不少工作人员都往这边看。

经纪人刚跟导演聊完,闻声匆忙赶来,连忙使眼色给宋楚瑜介绍:

“楚瑜,这是盛悦的老板,这部综艺陆总也有投资,说不准以后还有其他娱乐圈的投资项目,你们熟悉一下,以后还要请陆总多多关照呢……”

宋楚瑜脸色煞白。

盛悦集团的大名谁不知道?地产项目、连锁零售店等等,都时常能看到盛悦的大名。

那可是千亿级别的豪门啊!

想到自己之前的言行,宋楚瑜明显慌神了:

“……原来是陆总啊,真没想到陆总这么年轻有为……”

宋楚瑜勉强撑着笑容,想要挽回一下局面,然而陆燃根本懒得在她身上浪费时间。

“走吧,外面风大。”

陆燃不想跟这种人打嘴炮浪费时间。

他转头没走几步,就低声嘱咐叶特助:“跟导演沟通一下,我不希望播出的时候看到太多她的镜头。”

叶特助微笑应下。

说完又怕闻樱多想,故作冷淡:“我只是看她不顺眼而已,并不完全是为了你。”

闻樱一听这话,也就没再矫情,冲陆燃笑道:

“那谢谢陆先生给我撑腰啦。”

她并不喜欢惹事,但真的有事要找上门,她也不会忍气吞声。

今天这件事算是陆燃帮她解决了,如果宋楚瑜还要不知趣地再招惹她,下一次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回去的路上,闻樱立刻把这场对话编辑发给了谢为池,隔着屏幕,闻樱都能感觉到疯狂刷着“哈哈哈哈哈”的谢为池跟她一样的爆笑。

谢为池还发来一连串语音:

【哈哈哈哈我以前看综艺的时候就觉得这人婊里婊气了!】

【这种汉子婊就需要当面教做人】

【哈哈哈越想越好笑啊我的妈,我好恨自己不在现场!!】

闻樱一一听完,听到最后一个的时候,行驶中的车略微抖动。

于是离她耳边略远的手机,从听筒播放切到了免提。

【牛逼啊姐妹,你男人这鉴婊能力反手能打十个bitch吧!】

安静的宾利车内,回荡着谢为池的那一句——

……你男人……

……反手能打十个bitch……

原本正回复邮件的陆燃指尖一顿。

闻樱瞬间把手机息屏。

坐得端端正正的她,一脸“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你们什么都没听到”的冷静。

陆燃微微弯起唇角,掩饰般的抬手挡了一下。

“你朋友?”

闻樱根本不想谈这个话题,闻言沉痛地接话:

“……对,谢为池你认识吗?贵成集团的千金。”

提起集团的名字,陆燃才点点头:“有过合作,他家的女儿……不太熟。”

闻樱松了口气。

“不过是你的朋友的话,下次需要寄请柬的时候,我会让人带她一份。”

闻樱没联想得太远,随口一说:“什么请柬?”

陆燃意味深长道:“我们两个的请柬。”

……?

该不会是她想的那种请柬吧??

虽然决定答应跟陆燃成为合作的假夫妻,但都是假夫妻了,婚礼就没什么必要了吧?

闻樱还没来得及细问,就见车忽然停下。

“先生,太太,到家了。”

半小时车程的别墅位于半山,空气清新,依山傍水,白天推开窗放眼望去就是云海扬波。

然而闻樱此时根本没工夫欣赏这些。

“……他们是不是……只准备了一个房间?”

陆燃也发现了这个严峻的问题。

管家把所有东西都准备齐全了,化妆台上一水的贵妇线护肤品和化妆品,衣帽间里一小半是陆燃的定制西装大衣,一大半都是给闻樱准备的奢侈品牌冬装。

然而就是有一个最大的问题他们完全忽略了!!

她跟陆燃!!

并不住同一个房间啊!!!

闻樱看着除主卧外全都没有一丝人气的房间,陷入了沉思。

如果是末世时的崽崽,闻樱跟他睡一张床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然而现在的陆燃二十七岁,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她都很难再忽视两人显着的性别差异。

再一起睡……不合适吧?

“那个……”

闻樱还没提出抗议,就见一推开房间门的陆燃陡然变色。

“谁办的事?连我跟你分房睡都搞不清楚吗??谁自作聪明擅作主张的!”

陆燃眉头深皱,立刻就要掏出手机给管家打电话。

一提起跟闻樱同床共枕,他就想起在末世的时候闻樱真把他当小孩子养的样子。

睡前给他掖被子。

强制性给他讲睡前故事。

还每次都不忘提醒他记得上完厕所再睡。

他当时是十五岁啊,不是五岁!

然而就闻樱那一套操作下来,什么暧昧气氛都是假的!完全不存在!

“啊?其实我觉得也……”

闻樱原本也觉得不太好的,可陆燃反应这么激烈,倒让闻樱反而没这么抗拒了。

管家并不住这里,叶特助也已经回山下酒店,深夜打电话专程让人回来收拾一个房间,未免显得有些小题大做。

那么大一张床呢,只要两个人没那个心思,肯定不会发生什么呀。

闻樱站在床边指给陆燃看:

“我拿个枕头横在中间,我们两个各睡一边就行了。”

气冲冲准备打电话的陆燃忽然顿了顿。

“……各睡一边?”

陆燃挑了挑眉。

以前的闻樱,可是每次一起睡的时候,就非得抱着他睡来着。

闻樱认真谨慎地点点头:

“Super king尺寸的床,我们两个绰绰有余的。”

崽崽已经不是从前的崽崽了。

大家还是保持一点适当的距离比较好。

陆燃这才忽然反应过来,他自己虽然觉得没什么差别,但是看在闻樱的眼中,末世时的他和现在的他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副皮囊。

房间里的半身镜映出他此时的身形。

一米八四的身高,人高腿长,面容已经褪去了少年人的稚嫩青涩,逐渐沉淀为成年男人的理性冷静,比起少年的单薄消瘦,常年锻炼的他更显得身形匀称。

这是真正的他。

闻樱绝不会再将现在的他当做小孩子对待。

“好。”

陆燃默默收起了手机。

他决定今晚为以前的自己一雪前耻。

趁着陆燃去洗澡的间隙,不知为何心里发慌的闻樱发消息给谢为池。

闻樱:【因为某些原因我今晚不得不跟陆燃住一个房间了,我现在很慌。】

谢为池回消息倒是很快。

谢为池:【记得戴套。】

闻樱:【???】

谢为池:【那不然?陆燃要是对着你这张脸还能不ying,他还是男人?】

闻樱:【?????】

说起这个,倒是谢为池提醒她了。

她记得之前陆燃跟她谈婚前协议的时候,提起过生孩子的事情。

他准备代孕。

唔……

那看来是真不行。

“善良”的闻樱决定保护好她可怜的崽的**,没跟谢为池透露。

闻樱自信满满:【不用担心,我相信他的。】

谢为池:【?】

谢为池:【虽然我不知道你在相信什么,但是提醒你,你要还是这个心态很容易被ri的。】

闻樱:【……】

谢为池:【傻姑娘,我继续蹦迪去了:)】

闻樱内心复杂地放下了手机。

换闻樱去洗澡的时候,躺在床上的陆燃认真地盯着膝上的笔记本。

……然后半个字都没看进去。

他没打算对闻樱做什么,毕竟现在他们俩这个状态太复杂,他还没禽兽到这种地步。

然而听着浴室里隐约传出的水声,他莫名有些心绪不宁。

水声停下了。

陆燃合上电脑,随手放在床头。

他觉得今天不是一个很适合工作的日子。

“……吹风机你知道在哪里吗?我没找到……”

屋里的暖气很足,从浴室里走出的女孩穿着柔软的丝绸睡衣,露出的肌肤被热气浸润,泛着微微绯色,细腻得像热腾腾的牛奶。

湿漉漉的发梢还在往下滴水,她神色毫无防备,有些茫然地四处搜寻着她的吹风机,对床上之人的注视并没有太在意。

陆燃错开目光,低头按了按额角。

失策了。

他不该对自己的禽兽程度有过于乐观的预估。

“在这里。”

陆燃起身把吹风机递给她,想帮她吹头发,又怕崩了人设。

最后还是只能默默看着她自己吹完头发上床。

闻樱拿枕头将两人隔开后,便一脸放松地躺下了。

“晚安,陆先生。”

陆燃侧头看她一眼。

陷入柔软枕头的女孩神色放松,完全没有跟男人同床共枕的自觉。

陆燃看了几秒,忽然翻身而上,手臂撑在她的脸侧,上半身完完全全地笼罩住闻樱的身影。

闻樱从来没以这样的角度注视着陆燃。

那种与少年截然不同的男性侵略感瞬间包裹全身,他的双眼里宛如深渊沉静,又涌动着难以言喻的欲/念。

“陆、陆先生……?”

闻樱露出紧张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试图维持她最后的淡定。

下一秒光线尽收,室内陷入黑暗。

“你床头灯忘关了。”黑暗之中,陆燃的声音仿佛带着淡淡笑意,“晚安,陆太太。”

……日哦。

感觉到陆燃躺回原位的闻樱听着自己急促的心跳声,这才察觉到自己居然输了气势。

不应该啊?

她慌个什么劲啊??

闻樱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憋了半天,憋出一个反击:

“……陆先生,我觉得你这么年轻,多看看医生说不定能治好的。”

陆燃觉得她这话意有所指:

“治什么?”

闻樱笑而不语:“没什么:)”

陆燃反应很快,按照语境一分析,结合他之前跟闻樱提过的代孕,一下次就猜到闻樱那小脑瓜里想了什么。

“有没有人告诉你,在这方面不要随随便便开男人的玩笑?”陆燃压低声音,故意吓唬她,“你要真的有所怀疑,可以试试。”

闻樱沉默半响:

“不了陆先生,陆先生晚安。”

陆燃:“呵。”

或许是同床共枕的感觉唤醒了在末日相依为命的回忆,闻樱这一晚睡得格外踏实,踏实得不自觉得像以前一样,循着热源缓缓靠近陆燃。

虽然抱起来有点硬硬的不太舒服,但是足够暖和。

被她弄醒的陆燃感觉到闻樱缩到他怀里,睡意沉沉的脑子里清醒一半。

女孩的身体是柔软的,香甜的,缩起来的样子像是很没有安全感。

陆燃握过刀、染过血的双手,小心翼翼地拥住了她。

他的脑海里不受控制的,闪过了不少略有些不堪的画面。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热门: 虎尾汤 有钱的苦你不懂 遇见最好的你 穿书后我把反派弄哭了[娱乐圈] 温香艳玉 侯卫东官场笔记3 上仙难逑,奈何情深 土系憨女 乡村春事 官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