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闻樱简单的了解了一下沈萤河的情况。

父母双全, 家境小康,高考还考了个211大学。

怎么看沈萤河的人生,都已经是easy模式了。

然而他本人却不这么想。

就在高考成绩出来之后,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说服了父母的沈萤河欣喜地给自己报了音乐大学, 然而等到录取通知书发下, 沈萤河才发现父母背着自己偷偷改了志愿。

他撕了录取通知书。

离家出走。

中途他也被星探发掘过一次,然而那是一个没有任何名气的骗子公司。

……这人生经历, 还挺不普通的了。

“……卡里面的钱是提前预支你两个月的工资……哦不对,你还有一个月才满十八岁, 算预支的零花钱吧。”闻樱跟他交换联系方式之后, 把公司地址发给了他, “明天早上你拿着我的名片去公司找艺人部的主管,她会给你安排宿舍给你介绍老师。”

虽然还不能正式签下合约, 但闻樱并不担心沈萤河拿着她的钱跑路。

能狠下心撕掉录取通知书跟家里断绝关系,能小小年纪一个人在外做体力活硬抗了这么多个月,沈萤河绝对比很多大人都有决断有毅力。

这样的人,是不会轻易放过眼前的机会的。

闻樱一边跟沈萤河嘱咐一些细节,一边跟艺人部的主管发消息说明情况,并没有注意到远处陆燃朝这边走进的身影。

而沈萤河一开始还没太在意,可随着那男人跨步匆匆而来, 比卓越的气质更让人无法忽视的, 是他浑身的凛冽锋芒。

“闻、闻小姐……”

沈萤河拉了拉她的袖子。

陆燃眯了眯眼。

或许是觉得来者不善,沈萤河下意识地就往闻樱身前一挡。

“你……”

“让开。”

陆燃面无表情,一把按住沈萤河的头, 稍一用力就把他挪到一边去了。

——真的是挪过去的。

一米七的沈萤河:???

“陆先生?”

闻樱抬头见陆燃忽然出现在这里,第一反应有些意外,然而下一秒她似乎又明白了什么。

“你以为我是为了调查厉致深而来的?”

陆燃看着路灯下身姿娉婷的女孩。

奶黄色的灯光笼罩着她纤细的骨架,长发温柔地披散着,仰头注视着他的目光一如既往的平和柔软。

也就是一瞬间的念头。

怀疑、担忧和淡淡的恼怒全都消散。

她毫发未损,她还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

这个认知令陆燃的心一点点地回温。

他努力地克制住自己想要抱抱她的念头,尽可能地让声音冷淡一点。

“嗯,我不希望你破坏我的计划。”陆燃又补充一句,“我也不是专门来的,只是恰好路过而已。”

闻樱一听就知道他在瞎扯。

这里离市区十多公里呢,他这个路过也刚好得太有技巧性了。

“哦这样。”她没拆穿,笑了笑,“你不用担心,该我参与的我不会忘,不该我参与的我也不会瞎冒险的。”

陆燃状似严肃地点点头。

然而实际上,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她怎么还不介绍一下旁边的人”“深夜跟别的男人夜会她都不解释一下”“我是不是该主动点问问”这种乱七八糟的念头。

闻樱一开始压根没忘那方面想。

沈萤河才十八,刚高中毕业,她又不喜欢姐弟恋,怎么可能跟他有什么暧昧。

然而见陆燃欲言又止的样子,她才恍然大悟。

“介绍一下,这是我公司打算签约的练习生,沈萤河。”闻樱又看向沈萤河,“这是我未婚夫,陆燃。”

听到闻樱亲口跟外人介绍自己是未婚夫,沉着脸的陆燃忽然就精神抖擞起来。

“你好。”一副精英气质的男人率先伸手,“刚刚一时情急,见谅。”

沈萤河看着明显对自己少了几分敌意的陆燃,内心一言难尽。

看上去这么高冷难接近,结果居然是个妻奴??

两人握手言和,气氛终于缓和了些许。

“时间也不早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闻樱对沈萤河说,“你工地这边的工作最好今天就辞掉吧,今晚好好休息。”

陆燃正欲带着闻樱回去,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回头问沈萤河:

“你在这里干了多久了?”

“……半个月,怎么?”

陆燃正色道:“这家施工单位混进来了逃犯,如果你回忆起这半个月有什么不对劲的事情,务必及时联络我。”

沈萤河接过了陆燃的名片。

“我知道了。”

陆燃派来这几个地方的人待的时间尚短,不一定这么快就找到线索。

他担心夜长梦多,所以任何能够查到厉致深犯罪线索的方法,他都不会放过。

沈萤河看着两人并肩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在那里站了许久。

气质卓绝的青年,和明艳秾秀的女孩。

两人一起坐上了路边低调奢华的豪车,离开了他的视线。

好像……

莫名有点挺不爽的。

*

闻樱很自然地上了陆燃来时坐的车。

两辆车一前一后,缓缓驶离郊区的工地。

“这个是张姨要我带给你的。”陆燃把放在车上的保鲜盒递给了闻樱。

闻樱很喜欢吃水果,尤其是果肉又大又甜的这种车厘子。

末日来之前,她每次都舍不得吃太多,末日之后就更是完全吃不到了。

“张姨真好。”

闻樱笑得双眸弯弯,打开盒子后美滋滋地吃了一个。

陆燃瞥见她仿佛得到了全世界的满足模样,等了半响,发现她并没有下半句。

只有张姨好?

谁给她带过来的?

呵。

陆燃靠着车窗,半天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找她算账。

“那个人……你从哪儿找到的?”

闻樱跟只仓鼠一样塞了一嘴了的车厘子,闻言愣了半响才说:

“沈萤河啊,就上次去会所的时候……”

话一出口,闻樱就觉得好像有点不对。

果然,陆燃一听到她说起会所,更是想起了自己刚刚醒来的时候,正好听到闻樱说自己晚上要去会所玩。

陆燃垂眸望向她,眼神有点发凉:

“所以他还在会所干过?”

闻樱立刻摇头:“没!他是帮人家打杂搬酒的,不是店里的员工。”

陆燃又似笑非笑地说:“会所好玩儿吗?”

虽然两人只是协议夫妻,但自己跑去会所玩的事情放在台面上,似乎确实有点不好意思。

于是闻樱眨眨眼,略带着一点撒娇似地说:

“不好玩呀,见过陆先生之后,别说会所男模,就连娱乐圈的男明星都黯然失色,怎么会好玩啊。”

“……咳。”

陆燃被她猝不及防地夸奖一惊,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

这种话闻樱怎么张口就来,一点都不知羞!

直到下车的时候,他耳尖的温度才渐渐褪去。

闻樱对于陆燃的脾气摸得清楚,她家崽虽然脾气差嘴又毒,但是实际上脸皮特别薄,轻易不能说玩笑话调戏他。

轻则脸红,重则恼羞成怒。

不过好在闻樱对这个尺度已经能把握得很好了,这种小脾气,随便吹一下彩虹屁就能糊弄过去了。

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夜风意外地有些凉。

陆燃站在风口,不动声色地替她挡住秋夜飒飒的晚风,从她身旁走过的时候,低声道:

“我从不去会所。”

闻樱没想到他会突然说这个,有些意外地侧头看他。

然后望进了他深邃绵长的眸光之中。

“除非亲戚或长辈,我不带女伴。”

“私底下的社交场合,我也拒绝任何主动靠近的女人。”

“所以……”

他仿佛竭力克制着眼中深情,又忍不住想要将他的真心袒露给她。

“我希望在这一点上你能向我学习,陆太太。”

他身边的这个位置,除她之外,不会再有任何人能取代。

直到陆燃都已经先她一步进了宅子里,站在原地的闻樱都还有些没回过神。

她摸了摸自己温热的脸颊,耳边不停回荡的是他刚刚的那一句——

陆太太。

那种属于成年男人的气息如此清晰地提醒着她。

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十五岁的少年了。

*

当夜的闻樱睡得不□□稳。

007:【宿主,我觉得我们还有商量的余地的。】

闻樱闭着眼不说话。

007:【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我们可以各退一步,何必弄得两败俱伤,宿主是个聪明人,你应该让利益最大化的。】

闻樱笑了笑:“不,我已经快要达成我的目的了,应该是你不要再垂死挣扎了。”

007:【本系统并不存在死的概念,即便是数据清空,也感受不到人类死亡的痛苦。】

“那我改口,等我做掉了厉致深,就能让你生不如死了。”她的一字一句听在007的耳中,都像是什么魔鬼的低语,“任务没完成,攻略目标还蹲监狱去了,你这种在你们系统界,估计也是系统之耻吧?”

007:【……】

听听。

这是人话吗?

即便是一个系统,007也是有上进心的。

然而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如此倒霉,刚刚出厂就碰到了这么一个硬核宿主,不仅不听它安排,还反过来把它和攻略目标快一起干翻了。

007万分挫败,再度被闻樱喷到自闭。

没了007的打扰,闻樱的后半夜终于睡踏实了。

第二天早饭的时间没有见到陆燃,问了张姨才知道,陆燃一大早就去了公司。

“陆董好像处理完国外的事情回国了。”张姨一边把早饭端上桌,一边说,“这么久没回公司,今天他们三个肯定都会回来得很晚的。”

闻樱点点头,可想了一会儿,又发现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回来得晚是……处理公务?”

如果闻樱没有记错,陆燃从植物人状态中醒过来之后,他的父亲并没有第一时间赶回来。

当然,公务繁忙这一点也能理解,毕竟私底下人家父子有没有打电话关怀过,闻樱也不知道。

不过闻樱总感觉,陆燃跟他父亲的关系有些古怪。

但愿是她的错觉吧。

吃过饭之后,闻樱也准备启程出发去参加综艺的录制了。

由于节目播出后的第一集 反响超乎想象,这次回去之前,闻樱就听筱欢说现在节目组有钱了,多了不少赞助商不说,之前请不来的嘉宾现在都主动想来。

鸡贼的闻樱也利用自己的内部关系,给徐晚晚搞了个嘉宾名额,来宣传宣传《破风》。

当然,能走后门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徐晚晚是《破风》的女主角,而闻樱之前争过这个位置,节目组一听徐晚晚要来,当场就拍板同意了,连价都没还,一定要让徐晚晚尽早来。

曾经争过女主角位置的两个女明星相遇啊!

他们现在发现了,只要有闻樱在,他们这个节目就绝不缺话题度,宣发费都能剩好大一笔!

“……除了徐晚晚之外,我听节目组说宋楚瑜也会来,你反正小心一点,这个女人两面三刀,戏多得很。”

闻樱平日也有在关注一些娱乐新闻,对宋楚瑜的名字不算陌生。

作为当红的一线小花,这位宋楚瑜的风格却跟别人不太一样。

大部分女星都在争奇斗艳之时,宋楚瑜偏偏另辟蹊径,走耿直大哥、怪力少女这种人设,平时也是经常跟男明星称兄道弟,相处时不拘小节,完全跟她名字给人带来的感觉不符。

但同时,她又并不是走中性风的女明星,通稿常常艳压半个娱乐圈,就连闻樱也被她买过类似通稿。

当然,那也是她唯一一次翻船,被微博群嘲的一次通稿。

所以即便是从来没打过交道,筱欢也很有理由怀疑,宋楚瑜对闻樱并不是很友好。

闻樱在车上打发时间,看了一些宋楚瑜的微博和以前参加的综艺。

微博出镜率最多的是自拍。

【挖鼻孔.jpg】

虽然是挖鼻孔自拍,但这张自拍的光线角度都相当刁钻,磨皮磨得鼻子就只剩两个孔了。

完美地塑造了一个连挖鼻孔都相当美丽的绝世美人的形象。

底下粉丝也相当给面子的吹捧:

【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仙女!!连挖鼻孔都这么可爱呜呜呜】

【楚爷果然跟外面的妖艳贱货不一样!】

【我就喜欢楚爷这种放荡不羁的仙女!!】

闻樱:“……”

除了各种表面抠脚抠鼻做鬼脸,但实际还是能看出找了无数角度精心修图的伪·丑照,更多的还有各种打游戏的生活日常,以及跟男明星之间的互动。

当然,粉丝也不忘在下面吹彩虹屁:

【电竞女神楚爷!!那部大火的电竞题材剧为什么不让楚爷当女主啊啊啊】

【那种浓妆艳抹的哪有我们楚爷美啊?导演脑子被驴踢了吧】

【不管我们楚爷最美美美美】

闻樱:“…………”

真是好他妈一言难尽啊。

闻樱虽然也是这些粉丝口中“浓妆艳抹的妖艳贱货”之一,但眼睛还没瞎,她至少知道正常的女汉子绝对不是宋楚瑜这个画风。

正常女汉子跟男生称兄道弟,是真的把自己当爸爸。

然而宋楚瑜这种,自称爸爸跟自称宝宝完全没有任何区别。

“……之前宋楚瑜参加的那几个综艺,同框的女明星几乎都被黑了个遍。”筱欢说起来也很感慨,“人家这种会艹人设的果然不一样,粉丝都这么有战斗力。”

说完又恨铁不成钢地看向闻樱。

“你看你,白白担了个流量明星的骂名,你看看你挨骂的时候,连个出来帮你骂街的粉丝都没有,当流量小花当得像你这么没排面的,怎么在流量界混?”

之前闻樱还没买下柏华的时候,微博帮她控评的全都是公司买的水军。

而现在闻樱已经没让公司搞这些东西,黑粉却也没有以前那么猖狂,其实筱欢也知道,闻樱在公众面前的口碑已经有所改善。

当然,这是牺牲了闻樱的曝光度才改善的。

“我以后可是要在娱乐圈资本界叱咤风云的人物。”闻樱故作高深地冷哼一声,“等我日后发达了,谁要敢惹我,我就砸钱让他跪下来叫爸爸。”

筱欢很不给面子地戳穿:“醒醒,你前天才把人家剧组的工资结清,现在又该去打工赚钱了。”

*

闻樱他们抵达拍摄地点后休息了一晚,偏僻的郊外已经下过了第一场雪,山谷中溪流封冻,闻樱到的时候屋里的温度已经升了上去。

“樱樱来啦!”裴遇宁兴高采烈地仿佛一个二傻子,完全忘了上次见面的时候闻樱把他骗成什么样子,“沈哥带了嫂子做的甜点,我们给你留了点。”

他们四人经过上次拍摄之后,关系已经很好,私底下也多有来往。

顾望东和沈家辉见了闻樱,都塞给了她不少吃的,而给裴遇宁送的东西就是各种健身器械,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夜深之后,两个大人都扛不住先睡了,而闻樱跟裴遇宁还一起敷最贵的面膜,熬最晚的夜。

“节目播了之后,好多人都笑你傻啊小老弟。”

裴遇宁沉默几秒,难得反击:“……那不也有很多人笑你饭桶吗?还上热搜了呢。”

闻樱眼睛一眯:“你就这么对你未来老板说话的?”

今晚还没开始录制,两人说话都很随意。

“我还没签约呢,你是不是得对我好点呀。”裴遇宁一想到自己比闻樱大一岁,还处处受她欺压,颇有点不服气,“再说了,别看我这样,我现在还有好几家公司打听呢。”

闻樱笑了笑:“哟,宁哥挺牛逼啊,准备去哪里高就啊。”

裴遇宁看她这似笑非笑的样子,心里咯噔一声,生怕自己把这大佬真惹生气了:

“……我开玩笑的,我肯定跟你走啊,以后你吃肉,我喝汤,行不行?”

闻樱知道他没这个胆子,拍拍他的肩膀:

“我也逗你玩的:)”

……又被她耍了。

愉快的欺负二傻子时光结束,闻樱摘下面膜起身,即便知道这些摄像头明天才开,也还是压低声音嘱咐他:

“明天要来的嘉宾里可是有真·女妖精,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人家段位跟你完全不一样,你最好跟她保持距离,我不想等你投奔我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我帮你处理绯闻。”

裴遇宁在这方面无条件信任闻樱:

“放心!你说谁婊就谁婊!我绝对离得远远的,连衣角都不让她碰!”

裴遇宁的鹿眼瞪得老大,生怕闻樱不相信他。

闻樱感慨地拍拍他肩膀:

“要是全天下直男都像你这么聪明,世界上得少多少碧池啊。”

裴遇宁:……虽然表面是在夸他但好像她又在夸自己的样子。

第二天一早,宋楚瑜的车就缓缓驶入了深山之中。

“楚瑜你这次可要收敛一点了啊。”宋楚瑜的经纪人皱了皱眉,担忧地嘱咐道,“上次你参加那个综艺的时候,跟男嘉宾的身体接触就被那些人拿去做文章了,这次那个裴遇宁又刚好是你喜欢的类型……”

经纪人也很替宋楚瑜愁得慌。

别看她表面上跟男艺人称兄道弟,微博全是互怼日常,私底下她都上了好几次所谓兄弟的床了,有女朋友的,结婚的,她都不放过。

经纪人也是很担心哪天东窗事发,所以劝她至少在节目里收敛一下。

“我知道了。”这会儿还没开摄像机,宋楚瑜很不耐烦地对着镜子整理妆容,“以后少给我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的综艺,在这里干活肯定是真干活……”

经纪人脱口而出:“应该也没什么,你看闻樱……”

一说到闻樱,宋楚瑜的表情就变了。

“闻樱怎么了?什么怪力少女,什么大胃王,我是不知道哪个高人给她指点过。”宋楚瑜收起镜子,冷哼一声,“故意跟我撞人设,真不要脸。”

自从上次红毯她买艳压通稿,反而被网友群嘲之后,宋楚瑜就记恨上了闻樱。

什么盛世美颜,也就是整得好而已吧。

原以为她上次跟钟诗雅撕逼之后就会凉了,没想到又突然冒出消息说她是个什么豪门大小姐,居然真的让她有了翻身的征兆。

宋楚瑜不会承认的是,她有了危机感。

论演技,两人烂得如出一辙。

论长相,闻樱远胜于她。

现在连人设居然都立得比她好。

如果闻樱背后真有什么靠山,那要超越她成为一线小花简直指日可待。

“这次我就要把她的人设撕得稀烂,让大家看看,什么是真品,什么是学人精的假货。”

宋楚瑜信誓旦旦地说。

作者有话要说:真·饭桶、真·手撕过丧尸的闻樱表示毫不畏惧:)

-

最近开学了课多,想了想以后更新时间还是放到晚上十点吧!么么么!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Z-four 30瓶;肥麻麻、九天、不是小甜饼不吃 10瓶;萧浅生、奕骄、旁观者 5瓶;屎里有毒.、北不问 4瓶;白月光、一朵朵~、舒梓 2瓶;可爱的胖咋、兔界老大哥、萌萌的呱呱、慕一只小居、迷你曼、蘑菇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热门: 如何反撩觊觎我的挚友[重生] 不在回忆里错过你 孕期 不婚女王 星际灵厨直播日常 每次真人游戏都想踹掉老攻 独家婚宠 东莞猎情:混在浪都的日子 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发光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