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闻樱目前看上的练习生有两人。

一个是跟她参加了同一个综艺的裴遇宁, 一个是之前谢为池给她推荐的沈萤河。

闻樱在正式与裴遇宁见面之前就做了一些功课。

虽然作为练习生而言,裴遇宁的年龄看似略有些超标, 但事实上他在回国成为艺人之前,先在韩国当了两年的练习生。

闻樱不知道他为什么没能出道,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选择去拍戏,但闻樱看了他做练习生时的资料,无论是唱歌还是跳舞, 他的表现都相当优秀。

而录制综艺结束后的间隙, 闻樱也试探了一下他对现在公司的态度, 他的合约快要到期,他是肯定会跟现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小公司解约的, 但并没有找到他喜欢的新公司。

对于拿下他, 闻樱感觉十拿九稳。

“……我担心的主要还是他的定位。”艺人部的主管看着裴遇宁去年的舞蹈视频有些迟疑,“如果给他打分, 一百分我能给九十九, 但是他的个人定位太模糊了, 如果市场上他这种类型的可替代性太强, 我对他的竞争力不是很看好。”

经过007提升后的学习能力, 让闻樱对于艺人培养的模式和标准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也就是说,如果真的要签他,我们要找到他最有竞争力的人设?”

虽然普通人对于人设都不屑一顾,但事实上观众都是口嫌体正直的。

说是喜欢最真实的艺人,然而真的给他们看最真实的一面,最后这些观众肯定又呼啦啦地去粉那些有人设的爱豆了。

主管点头:

“现在你们一起上的那个综艺还挺火的, 播出之后连上了好几个热搜,但是你看,他的话题度还是上不去,要不是你带着他给他垫梗,他镜头都抢不到几个。”

这倒是真的。

如果是同样的机会给公司的那七个练习生,他们一定会使尽浑身解数的在镜头前表现自己,尽可能的争取镜头。

但裴遇宁大部分时间都是——

【我在哪儿?】

【我是谁?】

【我要干什么?】

“你说得也有道理,不过我感觉他还是有种特殊的表现力的。”

闻樱跟裴遇宁朝夕相处了两天,这种相处比在镜头前感受到的要更细腻。

于是她认真地指着视频中的裴遇宁给主管看:

“你有没有觉得,他天生就有种让人很想欺负的气质?”

主管:“……???”

怕对方不理解,闻樱还仔细解释:“你认真感受一下,他是不是经常露出那种有点茫然又有点委屈的气息,不瞒你说,每次他顶着这种表情的时候,我欺负起他都格外快乐。”

主管咽下去了那句“您是变态吗”,凑近了尽可能的想感受一下闻樱说的感觉。

这一段是第二集 的内容,要下周才会播出。

片段中的闻樱正准备在后院洗碗,这段时间的碗都是闻樱负责在洗。

不过之前一直在前院的水池洗,这是头一次用后院的水池,闻樱注意到了这个水池的不同之处。

“咦这个是用脚踩开水的哎……”

这个竹屋是在屋主人住房的基础上改造的,所以水池也是屋主人搭的,虽然闻樱不知道为什么会弄这种医院里常见的脚踩开关,但是用起来倒确实很方便。

闻樱的目光忽然亮了起来。

“宁哥!你过来一下!我发现一个好玩的东西!”

“来了来了!”

裴遇宁还在地里拔草,满手满脸都是泥巴。

不过闻樱一叫他,他就立马撒腿跑了过来,一看两人的关系就很融洽。

闻樱指着水池一本正经地开始瞎扯:

“宁哥,这个水池是声控的哎。”

弹幕一片问号飘过。

裴遇宁也显然不信:“哪儿有声控的水池啊?你是不是又骗我。”

之前已经被闻樱耍着玩好几次的裴遇宁,对她的话已经有了提防。

然而闻樱模样乖巧,眼神清澈,骗人也骗得让人防不胜防。

“真的,我试给你看!”闻樱对着水龙头说,“开水。”

然后她脚底下踩中踏板,水哗啦啦地流了出来。

闻樱反复试了好几次,裴遇宁的表情从“你肯定骗我的”,到“这不可能”,再到“好像真的是声控”。

最后这个被骗的小傻子自己试了几次,闻樱偷偷在底下操控,终于把他骗得妥妥当当。

“哥哥哥哥你们快来看啊!!哇这个水池好高级!声控的哎!!!”

裴遇宁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秘密,兴高采烈地满屋子跑,恨不得拉着屋里正泡山楂茶的两人立刻去看看。

然后就被无情地戳穿:

“什么声控?那个不是脚踩的吗?”

裴遇宁:“……QAQ樱樱她又骗我!”

主管还没看完这个片段就猜到了结局,旁边的人看了也都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也太好骗了吧哈哈哈哈……”

“……真的好可爱啊我的妈……”

“我能理解为啥老板说骗他好玩了,我看着也觉得好蠢萌啊……”

同样笑得完全停不下来的主管半天才说:

“……好吧,老板的眼光确实很好,那人设的问题……”

“我的想法是,不要给他安那种跟本性完全不和的人设,包括我们公司的所有艺人都一样,人设当然要做,但硬凹就太尴尬了,还不如我们努力放大他们的闪光点。”

闻樱想到之前原主的声名狼藉,语气不自觉地严肃了起来。

“我们跟艺人的关系,不能是掌控者和被掌控着的关系,我们要成就他们,他们要为我们带来长久的利益,这是我觉得我们双方最好的状态。”

主管收起笑意,认真地点点头。

她原以为闻樱只是那种砸钱来随便投资玩玩的大小姐,但是通过这次处理纪昀和练习生的事情之后,不只是她,所有人都对闻樱刮目相看。

不管是选人的眼光,还是整个大局观,她都颠覆了所有人的印象。

如果是在闻樱的带领下,她对柏华未来的发展,有了完全不一样的期待。

裴遇宁这个人选通过之后,下一个闻樱就有些没把握说服他们了。

“这个人……我没查到太多的资料。”

闻樱从电脑里调出了沈萤河的文件。

这里面的资料,还是闻樱让筱欢去联系音乐附中的老师得到的。

里面有一段视频和几张照片。

照片里的少年气质清冽,眼神淡漠,十七岁的面容笼罩着一层与世隔绝的疏离,有些远超年龄的早熟。

虽然跟陆燃不是同种类型的样貌,但气质确实有相似的地方。

“这小孩……”感觉真的有明星相。

但是光有明星相不代表能火,主管见过不少俊男美女,在这个圈子除非是闻樱这种顶级美貌,碾压级别的好看,否则是很难光靠脸就能火起来的。

而这个少年虽然好看,也确实没有达到那种英俊得无可替代的程度。

似乎猜到了主管的顾忌,闻樱点开了文件中的另一段视频。

“听学校的老师说,这首曲子是他自己创作的。”

视频里的少年和其他乐队成员站在教室的中央,斜跨着一把电吉他,语调有些低。

“沈萤河,十六岁,接下来要表演的是一首我的原创曲子《无名》。”

少年眉眼微垂,左脸写着敷衍,右脸写着好困。

合在一起看就是丧穿地心。

然而下一秒,电吉他响起一瞬间,那种又丧又懒的氛围一扫而空,满脸写着敷衍的少年眼中有了光彩,伴随着洒脱的扫弦动作,华丽明亮的前奏扑面而来,一瞬间抓住了所有人的听觉。

在场有声乐老师听出,这是英式摇滚的风格。

比起声嘶力竭的重金属摇滚,英式摇滚更像是华丽多情的抒情歌,而少年清越的声线显然也相当适合这样的曲风。

比硬核摇滚多了几分温情欢快。

比普通情歌多了几分激昂洒脱。

少年在唱歌时,整个人都闪闪发光。

艺人部的主管和其他人全都听得全神贯注。

一曲结束。

“签!”主管斩钉截铁,“马上签!不签血亏!”

闻樱对这个视频里,沈萤河展现出的创作能力和唱歌能力很有信心,不过……

“签肯定是要签的,不过如果要作为男团培养的话……”闻樱有些迟疑,“他好像没有任何舞蹈底子。”

主管大手一挥:“没关系!我们可以花时间培养!跳舞唱歌演戏都可以学,但是这种创作天赋和声音条件是很难得,总之签就对了!”

闻樱有些意外。

沈萤河是个完完全全的素人,他跟裴遇宁不一样,尽管他有唱作天赋,但在其他方面完全是一张白纸。

现在唱片业不景气,大把有才华的音乐人熬不出头,如果沈萤河不能作为男团出道,那么星路肯定也会相当坎坷,对柏华也不会带来太大的利益。

“我忘了告诉您。”主管一拍脑袋,才想起来这回事,“您知道为什么纪昀要回来把那几个孩子带走吗?”

闻樱摇摇头。

“小道消息,明年天和娱乐会启动一个男团选秀节目,现在很多公司都听到风声,到处在挖掘新人培养,纪昀能找到新公司,肯定也是因为承诺了能把我们公司已经培养好的这几个练习生带走。”

主管说到这里,也有些担忧。

“可能也就半年的时间了吧,如果我们把裴遇宁挖过来培养还来得及,但是如果是沈萤河的话……”

半年的时间,如果没有任何舞蹈基础,想要就这么往节目里送,稍有不慎就是断送前途。

“不着急,具体的还是等我把他签下来再说吧。”

沈萤河这么久都没给她打电话,闻樱都不明白他究竟有没有想当艺人的意思。

但是见他第一面的时候,她确实感受到了他并不排斥艺人这个行业,否则也不会收下她的名片了。

闻樱给谢为池发了个消息。

【你知道沈萤河现在在哪里工作吗?】

在酒池肉林里潇洒的谢为池很快给她回复:【我给你发个定位!我们家小甜甜换了个新工地搬砖呢!】

……沈萤河?

……小甜甜?

谢为池看着那张厌世脸怎么能取出这么丧心病狂的爱称??

闻樱感叹了一番,随即点开了谢为池发来的定位。

谢为池甚至还把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联系方式给了闻樱。

闻樱:【……你这样怎么这么像变态。】

谢为池:【我又没有打电话骚扰他,也没有去他工作地点打扰他。】

谢为池:【我就是怕你要找他找不到,我有先见之明吧。】

闻樱:【狡辩也没用:)】

话虽如此,闻樱也清楚,就谢为池那种没定性的人,每天灯红酒绿里打滚,真让她盯着沈萤河也不可能。

拿到了联系方式和地址,闻樱看着那个地方似乎回忆起了什么。

这个工地好像是……

“小陆太太,车已经准备好了。”

“……走吧。”

而此时,早早回家等着跟闻樱一起吃晚饭的陆燃却扑了个空。

“……她没回来?”

张姨答:“哦,小陆太太之前来电话了,说今晚在外面吃饭,晚点回。”

陆燃没做声。

表面看上去似乎没什么情绪起伏,然而他的眼神显然没刚刚回家时那么振奋了。

回家的路上他预想了一路要用怎样的态度跟闻樱相处,才能让她察觉不到自己的改变。

然而准备了一路,最后却发现闻樱今天根本就不回来。

陆燃心里有些莫名的烦躁。

“她是坐的家里的车吧?”陆燃对司机说,“查一下他们去哪里了。”

家里的两辆车都装了定位,想查另一辆车的去向很容易。

“好像……太太现在在去郊区的路上。”

……郊区?

这么晚了,她去郊区干什么?

陆燃第一反应就是想到了厉致深的事。

之前闻樱告诉他,她在被厉致深绑走的时候听到了他跟手下说起抛尸的事情,她确信,厉致深毁尸灭迹的地点应该会在他能够一手遮天的地方。

于是他们锁定了几个厉致深投资的地产项目。

闻樱继续分析了几个地产项目的环境因素。

她利用自己所知的部分原着剧情,综合判断,最后锁定在一个郊区的度假区项目上。

陆燃皱起眉头。

虽然之前就跟闻樱说过,具体的调查他会找妥当的人去做,但他知道,闻樱并不是一个会乖乖听他话的人。

“张姨,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不用准备我的晚饭。”

张姨第一反应就是:“您是去找小陆太太吗?”

“嗯。”

张姨一脸慈母笑。

半天不见,就这么惦记着媳妇呀。

“哦对了,这个给您。”

张姨拿了一盒车厘子给他。

陆燃不解地拒绝道:“我没空吃……”

“不是给您的,这是给小陆太太的。”张姨不容分说,“之前她就说想吃了,我刚叫人买回来,带去给她尝尝吧。”

陆燃:“……”

他觉得自从闻樱来了之后,不管是孟太太那里,还是张姨这里,他的存在感仿佛都在无限降低。

这个家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了。

陆燃面无表情地拿着保鲜盒上了车。

*

闻樱在工地稍微一打听,就找到了沈萤河。

也算她运气好,今天刚好排到沈萤河的班,闻樱到的时候,沈萤河像是刚刚下工,浑身是灰地抱着饭盒吃晚饭。

他身板小,浑身没二两肉,在一片黑壮的工人之中格外醒目。

每次休息的时候沈萤河都是精疲力尽,通常都是一个人坐着安安静静休息,不怎么搭理人,所以闻樱靠近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

但他又有些不敢相信。

“沈萤河?”

带着口罩的女孩喊出了他的名字。

“闻……樱?”沈萤河满脸写着意外。

闻樱笑了笑:“方便换个地方聊聊吗?”

沈萤河对于闻樱专程来找自己这点很不能理解。

他是知道闻樱的,他甚至还看了闻樱最近出演的综艺。

一个一直出现在电视荧幕上,星光闪耀的明星,忽然出现在了自己身边,并且还是专程来找自己的,对于沈萤河而言,怀疑大过惊喜。

他们唯一的交集是在会所遇见的那一次。

除此之外,他跟闻樱简直毫无往来。

“我这么远来一趟,也就不跟你兜圈子了。”闻樱很直白地问,“上次我给过你名片,希望你考虑一下来我们公司当练习生的事情,我以为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

沈萤河抿着唇,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有些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

闻樱的第六感告诉她,沈萤河对人的防备心很重。

想也知道,这个少年的经历肯定不会普通,闻樱不知道以他似乎不满十八岁的年纪是怎么混到工地搬砖的,但一个正常家庭的少年,刚高中毕业的年纪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我还在考虑……”

闻樱注视着他躲避的目光,忽然打断了他的敷衍:

“我来告诉你吧,我为什么会选择你的原因。”

她看出这个少年的警惕与不信任。

想要跟这种人最快建立信任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坦诚。

“你知道柏华娱乐吧?就是我签约的公司,一个月之前,我买下了这个公司,所以现在这个公司是我说了算。”

沈萤河的神色有显而易见的惊讶。

网上都说闻樱是豪门的大小姐,却没有人知道,连她签约的公司都是她名下的。

“但就在今天早上,我的前经纪人挖走了我公司的七个练习生,这七个练习生公司培养了三年,现在全打了水漂。”

闻樱简单利落的,将现在的形式全都在少年面前摊开。

她不在乎沈萤河对公司的能力有怀疑,她知道,比起公司的能力,他更在乎的应该是她的目的。

给他看她为什么找到他。

给他看她想要什么。

他是个聪明人。

“……我明白了。”沈萤河抬头,一贯有些丧而淡漠的目光里有些锐利,“你需要我。”

闻樱也不否认:

“明年会有一个机会,天和娱乐会推出一档男团选秀综艺,你也需要我。”

闻樱很不喜欢跟人谈理想。

理想是空洞脆弱的,比起理想,利益更加实际可靠。

沈萤河沉默了很久。

“好。”沈萤河答应了下来,“我跟你签约。”

路灯下,带着安全帽,浑身脏兮兮的少年郑重地对她说。

与此同时,就在工地附近,陆燃的车停在了路边。

在车上的时候,陆燃正在看微博上跟闻樱有关的热搜,看过节目的网友很多都在跟人安利这个综艺,基本全都是好评。

但是那些没有看过综艺的还是占多数,并且一听闻樱的名字都是统一口径。

【有闻樱的综艺肯定毒】

【按照闻樱尿性肯定又要炒cp的,不看不看】

【又见闻樱热搜,又不好看,人又做作,真不知道为什么火】

看到最后一个评论,陆燃立马掏出了自己一早注册的小号回复:

【你他妈瞎??】

“陆先生,到了。”

陆燃这才收起了手机。

当然,来之前他并没有给闻樱打电话,这种事情除非当面抓她现行,否则她是肯定不会承认的,说不准还要倒打一耙攻击他侵犯个人**。

这种事情闻樱以前不是第一次干了。

论无理取闹,没人比她更擅长。

下车之后陆燃原本来还在想,工地这么大,想找到闻樱估计不容易。

但没想到刚刚拐了个弯,就在路灯下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哦对了……这个给你……”

路灯下的女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薄卡片。

陆燃视力极佳,隔得远远的也看得出来,那是一张银行卡。

不仅如此,他还注意到,站在闻樱对面的那个少年身形单薄,侧脸清隽。

更重要的是,和他在末世时的模样,有六七分神似。

一瞬间,陆燃的脑袋里不受控制的浮现出刚刚在微博上看到的推送广告。

【婚后三年,她独守空房,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外面的女人夜夜笙歌】

【她隐忍的三年,终究抵不过那人回来的消息】

【“呵,你只是她的替身而已。”】

他甚至还清晰的记得那个的名字叫:

《霸道总裁的替身妻》

陆燃:“…………”

作者有话要说:陆·网络喷子·燃:今天给大家表演一个原地喝醋:)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skyir、苦丸子 10瓶;左夕梨 5瓶;北不问 4瓶;亦薅、啊哈哈哈 2瓶;6769、夏天的慕斯糖、如果可以那真好、慕一只小居、雪奈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热门: 穿成万人迷的男友[穿书] 靠一口仙气混娱乐圈 据说我攻略了大魔王[全息] 偷情:乡野欲医诊所风流 被瞎子求婚后我嫁进了豪门 国色天香(顶级高手) Gay我能涨粉,真的PUBG 孽欲春潮:与美女领导的风流孽情 他与月光为邻 深爱你这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