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第2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绿野的村民》晚上播出的是先导片和第一集 。

闻樱上次去拍摄的两天内容被剪成了三集, 一集先导片加上两集正片,下次拍摄的时间就在几天之后。

原主不是没有演过各种电视剧, 然而闻樱看着那些片子都没有任何感觉,但这一次不同,作为一个平头老百姓, 她还是头一次自己出现在荧幕之中。

“小陆太太回来了!”

闻樱回来的时候, 张姨也恰好端着一盘刚出锅的花蛤经过大厅,香辣味一路飘到了闻樱身边, 饿得饥肠辘辘的闻樱飞快地去洗了个手。

等张姨端着另一盘小龙虾出来的时候, 闻樱已经乖乖巧巧地坐在茶几前打开电视等着了。

“张姨,陆燃什么时候回来呀?”

小姑娘坐得端端正正,一脸期待地望着她。

张姨觉得, 闻樱要是有个小尾巴的话,估计早就疯狂地摇晃起来了。

“刚刚就说快到了……不然您打电话问问?”

张姨跟孟太太一样, 都很喜欢闻樱,自然希望陆燃能跟她们一样早点跟闻樱感情升温,别还像现在这样互称姓名, 这多见外。

如果换做平时, 闻樱顾忌着不能跟陆燃太接近的缘故,或许还假装矜持的推辞一二。

然而现在奔波一天的她已经快饿急眼了,满桌吃的就在面前,主人家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闻樱当即果断拿过手机——

“陆先生,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呜呜呜。”

电话那头, 正在附近超市买啤酒的陆燃指尖一顿。

不知是联想到了什么,他目光有些放空,语气不自觉地放缓:

“快了。”

想了想,他又说:

“你饿了就先吃吧。”

原以为闻樱听到他快到了就会等他,然而闻樱一听到他后半句,仿佛回光返照一般精神起来。

“那多不好意思啊陆先生我本来想等你回来的那好吧既然这样我就一边吃一边等你啦!”

电话被对方利落掐断,好像生怕他反悔一样。

陆燃:“……”

他错了。

他早该明白,在食物这方面,闻樱是从来不会跟人客气的。

得到陆燃的许可之后,闻樱终于满怀激动地将魔爪伸向了满桌的吃的。

她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太过分,刚说了一边吃一边等,不能一个人全都吃了,虽然她崽已经不长身体了,但还是要留一点的,

然后五分钟过去了。

桌上的菜已经吃掉了一半。

十分钟过去了。

经过的张姨默默回厨房继续做一份。

十五分钟过去了。

陆燃姗姗来迟。

“……这就是你说的一边吃一边等我?”

陆燃看着偌大个盘子中仅剩的不到三分之一的花蛤,还有一旁高高摞起的花蛤壳,语气有些难辨喜怒。

闻樱一脸严肃:“我有想过给你留一半的。”

他挑眉:“然后?”

“然后……我发了个呆,回过神的时候就剩这一点了。”闻樱理直气壮,“这不能怪我,是你说陆家不差我这一碗饭的,还有,你说马上到,结果都过了十五分钟了!”

“……你这是一碗饭?”

“……”委屈。

从厨房里出来的张姨听着两人的对话,忽然有些意外。

她和孟太太之前还担心他们俩过于生疏,可是现在她怎么感觉,这两人好像比她们想象得要熟悉得多呢?

或许是原本就过分熟悉,一时间陆燃和闻樱都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对。

新的两份菜上桌,原本淡下去的香辣味再度浓郁起来。

闻樱眼巴巴地看了看旁边陆燃的两盘,陆燃把盘子往他那边挪了挪,以示自己真的不会再让给她的决心。

哼。

小白眼狼。

大猪蹄子。

闻樱在心里悄咪咪地想。

正好综艺开播,闻樱收回目光,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拿过了陆燃买回来的啤酒,相当自然地抢走了一罐。

……陆燃已经懒得跟她计较了。

比起直播时稍显平淡的进展,转接电视投屏后的实时弹幕和后期剪辑,明显让节目显然要有趣得多。

先导片从四人起床时开始录起,自然也拍到了闻樱拿到戒指的那个场景,虽然都把logo打码了,但从颜色也能分辨出是什么牌子。

“你看,弹幕都吐槽你是土财主了。”闻樱看着弹幕笑得特别事不关己。

陆燃不为所动:“他们不认识我,只认识你,所以笑的还是你。”

“……”

陆燃不仅不受打击,甚至还在后面播到闻樱吃饭的时候,露出一个相当嘲讽的笑容说:

“看,还有人说你饭桶呢。”

“……”

饭、饭桶怎么了??

吃他家大米了!??

……哦好像吃的真是他家的大米。

“可不能这么说啊。”路过的张姨听到了陆燃的话,不赞同地看着他,“能吃怎么了?能吃是福,现在小姑娘一个个的那么瘦了还减肥,对身体不好。”

陆燃点点头,也不反驳:“对,她身体好。”

一拳头能把一个一米八几的男人打得晕头转向,这身体,有几个女孩子能比?

仿佛是读懂了陆燃的潜台词,闻樱眯着眼,语气带着杀意:

“身体好不行?那不然是让我当身娇体软的大小姐?再给你卖个萌怎么样?嘤嘤嘤?萌不萌?”

陆燃:“……”

他不动声色地将桌上的盘子往她旁边推了推,试图阻止她没有感情的嘤嘤嘤。

张姨带着一脸慈母笑,目光在两人身上打转。

她就说嘛,没有什么问题是一顿好吃的解决不了的。

如果不行,就两顿!

“小陆太太记得少喝点酒,别喝醉了。”张姨慈爱地对闻樱说,“要是还想吃的话,告诉我,我再给您做。”

这句话简直太窝心了啊。

闻樱热泪盈眶地握住张姨的手。

“那我还想吃份铁板烧。”

然后陆燃眼睁睁地看着她把桌上的食物一扫而光,同时喝光了三罐啤酒。

最后抱着圆滚滚的肚子往地毯上一躺,一个鲜活的肥宅形象扑面而来。

“吃饱了?”

闻樱满脸幸福地躺着:“嗯,八分饱。”

“……”

陆燃真是对闻樱的胃口感到匪夷所思。

他从末世回来之后,最开始也同样暴饮暴食了两天左右,但很快就调节过来了。

但闻樱一个应该从小就衣食富足的大小姐,怎么比他还像在末世待过一样?

吃饱喝足之后,在酒精的作用下,困意渐渐袭来,闻樱从沙发上随便扯了个枕头,就舒舒服服地在地毯上睡过去了。

陆燃还带着沾满油的手套,皱着眉盯着闻樱看了一会儿。

最后他矜持地摘了一只手的手套,默默地调高了室内的温度。

伴随着闻樱均匀的呼吸声,音量调小的节目已经进行到了尾声。

屏幕中夜幕降临,辛苦奔波了一天的四人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看星星,院子里很黑,所有人都在看头顶的星光。

而闻樱却看到了其他的东西。

“那里好像有只猫。”

节目里的其余三人都说:

“你们听见猫叫了吗?”

“没有啊,这么黑,怎么会有猫啊。”

“山里的野猫吧,野猫很警惕的,小心它抓伤你。”

闻樱却很认真地说:“有的,它在树上好像下不来了。”

镜头跟随着闻樱一路推进,在院子外的一颗很高的树上,灯光照亮,竟然真的有一只猫。

弹幕一片:

【呜呜呜呜瑟瑟发抖的小奶猫好可爱啊!】

【这都能看见也太神了,该不会是节目安排的吧?】

【太!可!爱!了!我!狂!吸!!】

陆燃安静而专注地注视着闻樱的神色。

夜晚昏黄的灯光下,女孩昂首望着树上的小奶猫。

“你怎么上去的啊?”

橘黄的小奶猫看上去可怜兮兮,软软地喵了好几声。

谁都不知道这么高的树,那只猫是怎么上去的。

裴遇宁扛着梯子匆匆跑来。

“来了来了!我找到梯子了!”

几人在坡上扶着梯子,闻樱踩着一步步往上爬,不过因为坡度的原因,梯子还是够不着那根树枝。

闻樱就尽可能的站高,冲树上的小奶猫张开手准备接住它。

“不用担心了哦。”闻樱小声低语,“我有猫罐头和小鱼干,不会让你饿肚子的,要跟我走吗?”

女孩的眼神清澈,语气和缓。

像是在哄小孩子一样耐心。

电视里传来了其他人的笑声。

“你这么说它也听不懂的啊。”

“不然我们去哪儿买点小鱼干?”

“还是让樱樱站在那儿拉个网吧,再拿树枝把它轻轻推下来接住就行。”

七嘴八舌的。

弹幕上,电视里,所有人都兴致勃勃。

然而陆仍燃怔愣着,望向那个张着手臂等着小奶猫跳下来的女孩。

“没事没事,相信我。”她笑着说,“它一定会跟我走的。”

——外面的丧尸我已经干掉了。

——我有像样的刀,还有食物和水,要跟我走吗?

“跳了跳了!真的跳了我的天!!”

“遇宁你别光顾着高兴扶好梯子啊!”

“我去拿个盆装猫。”

弹幕也是一片欢腾。

【那一跳也太可爱了叭!!!】

【讲道理野猫有这么平易近人吗?闻樱这是什么吸猫体质啊!】

【可以领养吗这只猫真的好软萌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哈拿盆装猫哈哈哈这是什么手足无措小可爱】

在一片鸡飞狗跳之中,闻樱将小奶猫抱在怀里,一下一下轻轻地抚摸着它的后脊。

就像当初她在废墟中捡回那个浑身是伤的小男孩一样。

她的声音带着轻柔笑意:

“不怕,我会保护你的。”

……

节目播完了。

预告里还有小橘猫的身影,好像是准备把小橘猫当节目的吉祥物似的,但陆燃并没有再看下去。

夜色渐深,张姨还有其他佣人都已经回房间了,客厅里就剩下他和闻樱两人。

陆燃没有动。

闻樱睡得也很踏实。

007在恋爱氛围方面的运算能力尤其突出,通过跟闻樱在末世记忆的数据库比对,007察觉到陆燃似乎已经发现了什么。

原本它是应该用心绞痛来提醒闻樱的,然而按照之前的承诺,它只限定闻樱不能通过语言、行为、暗示等方式表明自己的身份,但却没有限定时效。

也就是说,按照007的程序设定,闻樱是在过去的时间做出了暗示,那么它应该惩罚的是过去的闻樱,因为现在的闻樱一直在睡觉,什么都没做。

但显然,这是办不到的。

所以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陆燃将一旁的西装外套轻轻搭在了闻樱身上。

虽然只是一个很细小的举止,但通过007的判断,这在人类的行为中是一种心动的讯号。

尤其是对于陆燃这么一个死直男个体而言,能注意到这种细节,那简直不是普通的心动,那是已经陷入爱河的征兆啊!

而此时被007判定为陷入爱河的陆燃,陷入了深深的懊悔之中。

——我有喜欢的人,虽然她已经去世了,但这一点不会改变……除了感情,我们什么都可以谈。

黑暗之中,陆燃缓缓的抵住额头。

他没人看得到的耳尖,泛起了淡淡的绯色。

操。

他当着闻樱的面都说了些什么玩意儿?

*

第二天早上起来,闻樱显然感觉到了陆燃有些异常之处。

尽管他的神色看上去依旧冷淡,但闻樱的第六感却很清晰的告诉她,陆燃有些古怪。

具体体现在——

“今天你不说我饭桶了?”

吃了一笼小笼包、半笼烧麦,外加一碗肠粉的闻樱,疑惑不解地望着他。

悔不当初的陆燃:“……”

迟疑半响,陆燃装作冷淡地回答:

“陆家还没穷到这种地步。”

这个语气合适吧?

没太凶吧?

陆燃心中有些微微的紧张。

他现在根本想不起来之前正常情况下是,他是怎么跟闻樱说话的。

没错,虽然他现在已经确定了闻樱的身份,但他并不打算直接揭穿闻樱。

同样的事情,他在最初怀疑闻樱身份的时候已经做过,再问一次他并不觉得会有什么新的进展。

更重要的事情时,他必须弄清楚闻樱为什么会向他隐瞒。

陆燃现在回忆之前相处的点滴,能感觉得出,至少闻樱是认出他来了的。

他看着正咕咚咕咚往肚子里灌豆浆的闻樱,眯起了眼。

把他蒙在鼓里,自己吃饭倒是吃得挺香嘛。

“你是不是在心里又笑我?”闻樱敏锐地感觉到了点什么。

陆燃端起牛奶,神态自若:“我没有。”

早餐结束,闻樱坐车去柏华娱乐,陆燃坐车去公司。

观察了一早上,陆燃愣是没从闻樱眼里看到半点歉意,也没看到什么“欲言又止”,什么“复杂深邃”的目光。

她眼里就盯着桌上的吃的了。

莫名憋着一肚子气的陆燃钻进了车内。

“您要的资料已经准备好了。”刚一上车,叶特助就细心地给他递上了文件,“目前柏华的经营状况很勉强,之前很大程度上是靠小陆太太接戏抽成维持运转的,前段时间小陆太太注资之后稍微好转,但还并没有开始盈利。”

柏华旗下的艺人真正出头的只有一个闻樱,其余的几个艺人要么事业刚刚起步,要么还没有出道,正处于烧钱阶段。

“不过我找了业内人分析,柏华的内部运营模式很成熟,之前的状况完全是管理层资金方面的问题,只要挺过这两年,应该很快就有成效了。”

叶特助又递上一份资料。

“这是对《破风》这个项目的评估,业内普遍认可这个班底和剧本质量,但目前市场状况不好说,没有人敢断言能不能盈利。”

陆燃的眉头紧皱。

叶特助观察入微,按照他对陆燃的了解这应该是不悦的表现。

想到之前在陆燃还没醒来的时候,闻樱对陆燃的体贴,还有最近有关闻家破产的风言风语,叶特助动了恻隐之心,替闻樱说话:

“……虽然两边的风险都不小,无法短期盈利,但小陆太太的眼光还是很好的。”

陆燃的眉头越皱越深。

叶特助一看,咬咬牙又说:“我看其他那些太太都喜欢去拍卖会买宝石,我们小陆太太到没有这么挥金如土,反而很有事业心,难怪孟太太这么喜欢她呢。”

握着文件看了许久的陆燃终于开口。

“她为什么不去挥金如土?”

叶特助:“……啊?”

“她是不是不知道陆家有多有钱?”陆燃有些发愁,“她为什么不开开心心地花钱呢?就算她要搞投资,为什么不找我要钱呢?”

他认真地看着叶特助,问:

“小叶,我是什么时候给了她我没钱的错觉吗?”

……打扰了。

你们有钱人的爱情我好像不是太懂。

而此时,迎接匆匆赶往公司的闻樱的,是乱成一锅粥的柏华上下。

“老板您终于来啦!”

公司内几个主管聚集在会议室内等着她,全都是一脸焦急。

“怎么了?”闻樱被人簇拥着到了会议室中央,“这些人是……”

会议室内,除了柏华的人之外,还有纪昀以及几个闻樱有些脸熟的年轻男孩。

闻樱想了一下,回忆起来,那七个男孩就是柏华培养了三年的练习生。

“闻小姐,好久不见了,您气色真是越来越好了啊。”

纪昀话说得客气,但这春风满面的,得意之色遮都遮不住。

这样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闻樱一看就明白了。

她从容不迫地在会议室的上位坐下,示意公司里的其他高层也都坐下。

“你看起来也过得挺好啊。”闻樱笑容淡淡,“鱼尾纹都笑出好几条了。”

纪昀表情一僵。

闻樱面无表情的玩笑很显然的缓和了柏华这边的紧张气氛。

“你们几个。”闻樱的目光落在纪昀身后的少年们身上,“这个点不去上课,在这里干什么?”

少年们不自觉地露出了尴尬的神色,齐齐将目光投向了纪昀。

听闻樱提起他们,纪昀的表情缓和了不少,语气也再次从容起来。

她在会议室长桌的另一头坐下,少年们站在她的身后。

“大家也不是外人,我就开门见山,有话直……”

“别。”闻樱笑了笑,“不用套近乎,你今天来的目的我大概猜到是什么了。”

纪昀收起笑容,神色沉了沉:

“既然你猜到了,我也省得绕弯子,明人不说暗话,这几个孩子是我一手培养起来的,现在我找到了新的经纪公司,他们也会有新的公司,至于解约费你放心,我会按照合约严格支付,一分都不会少。”

他们的舞蹈老师气得当场拍桌子:

“你培养的!?纪昀你还要不要脸!钱是公司出的,孩子们的课是我们几个老师上的,你除了时不时过来指点江山之外还做了什么!?”

“公司花了这么久的时间,烧了这么多的钱来培养他们,刚刚培养好你就把人挖走了?”

“这是钱的问题吗!公司这么多年的心血你赔得起吗!!”

会议室里顿时吵翻了天。

闻樱之前就听说过,比起出道的几个艺人,这几个还没出道的少年更有大火的潜质。

为了培养他们,公司裁剪其他部分的资金来贴补他们,就是为了给他们上最好的课,等着他们有朝一日出道大红,也就算熬出头了。

纪昀能赔得了钱,赔得起他们这么多年的心血吗?

闻樱敲了敲桌面。

会议室内暂时安静了下来。

“你们几个,确定要跟着纪昀走吗?”

被闻樱注视着的几个少年面面相觑,其中一个站了出来。

“良禽择木而栖,对不起,闻小姐,我们想要实现我们的梦想。”

剩下的也纷纷站出来。

“对不起,我们不想白白浪费青春。”

“对不起……”

几个带了他们三年的老师眼睛都红了。

“真想不到啊……”

一个个都是他们眼睁睁看着长大的孩子,怎么会这么狠心,说抛弃公司就抛弃公司呢?

闻樱顿了顿,开口问:

“公司是有什么地方亏待你们吗?”

带头的那个少年咬了咬唇,摇头:

“没有,公司……对我们都很好,老师也很好。”

但柏华只是一个新兴的小公司,就算倾其所有,也给不了他们更多的资源,更大的后台。

娱乐圈内的新人太多了,一年一年,一茬一茬,永远有人年轻。

他们不想再踏踏实实努力了。

如果能够选择,谁不想一步登天?

“好。”

闻樱起身走向他们。

“三年的时间,虽然你们当了叛徒,但最后我也不想闹得太难看。”

闻樱竖起了三根手指头。

“三倍赔偿,大家好聚好散。”

“……”

全场静默。

三倍赔偿!!!

这是什么狮子大开口!??

纪昀也是不敢置信地看着闻樱,刚要开口惊呼,却被闻樱打断: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带走人可以,但光给那一点赔偿就走人,也不符合你们大公司的身份吧?到时候我心情不好把事情搞大,你就算把人挖走了,这几个孩子的名声也完了。”

少年们齐齐变色,显然是不敢相信闻樱会做到这种地步。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第22章
热门: 这只龙崽又在碰瓷 白月光他马甲掉了 热心市民俞先生[娱乐圈] 来自东方的基建狂魔 我以为我订了个仿真男友 一觉醒来我怀孕了 都市超级少年 春事晚 同居第二天我提出分手 命犯宿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