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上一章:第17章 下一章:第1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虽然说是要穿着仙裙盛装打扮去手撕心机婊,但真要为了区区一个钟诗雅大费周章, 未免也有些跌份。

难得抽出空闲时间, 她跟谢为池顺便去做了个spa,聊起了今晚这个商务酒会的事情。

“……这个商务酒会, 说起来, 我记得名单里好像有你爸吧。”谢为池闭着眼,舒舒服服地享受着漂亮姐姐的按摩,“当着你爸的面去跟小明星撕逼,挺刺激啊。”

闻樱对此一无所知:“哦,没事, 反正他这几天估计挺忙,顾不上我。”

都要破产了, 确实挺忙的。

闻樱叹息一声, 没想到自己的名媛生涯这么短暂, 一眨眼就要到头了。

但比起庸人自扰, 她还是更喜欢在这最后的时间,再感受一下金钱的芬芳。

——随即她又跟谢为池一起买了几套高级美容院线的护肤产品, 再办了张vip年卡。

这个商务酒会据说在C市还是一场规模不小的酒会。

选址在私人会所,车开到郊外,旁边就是一个高尔夫球场,会所也是请知名设计师设计的中式园林风格,木质回廊九曲十八拐,假山莲池仿得有模有样。

然而里面两个宴会厅,其中一个采用的却是西式装潢, 奢靡的巨大水晶灯从国外空运过来,地毯一平米四位数,更别提各处都精细到极点的摆设餐具。

闻樱一开始还在想自己是不是穿得太夸张了,但亲眼见识到才发现,自己要是穿衣帽间的那件没什么特色的成衣礼服,那才是泯然众人。

“樱樱,我看见我家里人了,先去打个招呼。”谢为池拍拍她,“场子里都是我熟人,今天这些老头带的都是家里还有点出息的后辈,你长点心到处看看,看上谁我去帮你打听,别真给陆燃守活寡。”

谢为池一边走还一边嘟囔:

“陆家看上去有头有脸的,没想到还搞这些封建糟粕……”

昨晚才吃了“封建糟粕”做的夜宵的闻樱毫不犹豫地点头应和:

“好嘞,我好好看看,你去吧。”

闻樱在门口翻了翻签到表,除了钟诗雅之外,果然在上面看到她亲爹闻鸿康的名字。

闻鸿康的生平也算是跌宕起伏,原本他只是农村家庭出身,靠着勤奋读书一路考到了C市上大学,骗到闻樱的母亲石秋月。

石家在C市也算是排得上号的豪门,原本是不同意两人在一起的,但抵不住石秋月的固执,最后还是让这个闻鸿康这个凤凰男上位了。

闻鸿康脑子灵光,石秋月也是家里从小当继承人培养长大的,两人接手石家一个不景气的信托公司,没想到十年功夫,小公司挂牌上市,干得比石家本家的公司还要厉害。

然而闻鸿康虽然本事不小,但也具备了凤凰男的一系列特质。

飞黄腾达后,他就出轨了。

不过还好,没搞出私生子这种丑闻,但身体不好的石秋月却得了抑郁症,没过几年就自杀而亡,从此闻家和石家老死不相往来。

这也是闻樱跟闻鸿康关系恶劣的原因。

“闻樱。”

刚拿了一杯香槟,闻樱就听见有人叫她。

回头望去,站在她身后的男人西装革履,身材是同龄人中难得一见的匀称,尽管皱纹已经爬上他的眼角,然而岁月风霜在他脸上沉淀下来的,更是一种成熟男人的稳健老练。

闻樱望着与她隐约透着相似的面容,挑眉一笑:

“爸?”

许久不听闻樱叫他爸,闻鸿康还有些意外。

然而短暂的惊讶后,他又微微蹙眉:“你怎么来这里了?这里都是来谈生意的,你不在家里好好陪刚醒的陆二少,来这里丢什么人?”

“丢人?”要不是现在是公共场合,闻樱真想问一句你瞎吗,“我哪儿丢人?全场女宾,你能找出一个比我好看的算我输。”

闻鸿康被闻樱的理直气壮怼得无话可说。

半响,他才冷着脸道:

“这种场合,女明星是个什么地位,你不会不明白吧?”

这次的商务酒会虽然规模大,但并没有那么正式。

来谈生意的大佬们酒会结束后还有夜间娱乐,打牌搓麻唱歌这种活动,总不可能让老婆在旁添茶倒水,所以大部分带来的都是小明星网红之流。

而闻樱在这里,跟全场名媛不怎么熟悉,倒跟这些人是同行,闻鸿康自然觉得膈应。

闻樱脸色沉了沉。

“这么喜欢给人贴标签,那您又是什么身份呢?”闻樱似笑非笑,“一个女儿差点死了都没来看一眼的优秀父亲?还是一个飞黄腾达了就抛弃妻子的凤凰男?”

换做原主或许还会给他留点面子,然而闻樱跟他素不相识,这位一上来明里暗里说她丢人,说她跟那些□□的差不多,恨不得没有这个女儿的样子,闻樱当然也没必要跟他客气。

“闻樱!”闻鸿康横眉竖眼,额头蹦起了青筋,“别以为你现在嫁进陆家就了不起了!没有我给你的后台,你以为陆家会娶你一个小明星吗?没了陆家,你什么都不是!”

闻樱简直要被他气笑了。

都要破产了,这小嘴还叭叭的。

“不敢,我一个小明星跟您这种企业家怎么敢比,我也就是勤勤恳恳工作,老老实实交税。”闻樱歪歪头,“比起那些违法乱纪的人,稍好一点而已。”

闻鸿康脸色骤变。

他差点脱口而出,想问最近警察那边的动静,是不是闻樱去捅出来的。

但话到嘴边他又找回了理智。

他跟闻樱再怎么不对付,好歹也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把闻家搞垮,对她而言半点好处都没有。

而就在闻樱与闻鸿康剑拔弩张的同时,钟诗雅也陪着挺着啤酒肚的建安地产石总从院子里进来。

“……您放心,说好让您两个百分点,就绝不会食言……”

“……我老石的信用您是知道的,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就让法务部走合同……”

一旁的钟诗雅保持着营业笑容,姿态亲昵地挽着身旁这个脑满肠肥的男人。

“石总,需要我再给您拿一杯香槟……”

“随便随便。”石总不耐烦地打断她,“没看见我跟杨总正谈着呢吗?没眼色……”

钟诗雅的笑容有些僵硬。

她在圈子里最近也算势头大好,昔日瞧不起她的那些同行,对她也不敢再呼来喝去。

然而到了这种真正的名利场上,她也不过就是个陪衬的花瓶。

甚至还得陪着笑脸,费尽心思讨好。

钟诗雅咬了咬牙,仿佛没听到石总的冷言冷语一样,依旧温顺恭谨地转身去拿香槟。

现在只是一时隐忍,等她把建安地产的这位老总陪开心了,后面自然会有她爆红的机会。

到时候,闻樱那种不知道什么路子的小暴发户,还有那个徐晚晚,只配给她提鞋的。

石总刚谈好了一笔生意,心情大好。

他随手揽过钟诗雅,口中酒气混合着烟臭味,贴着钟诗雅的耳边不知说着什么,笑容格外猥琐。

钟诗雅僵着脸勉强附和,其中的敷衍显而易见,石总的好心情浇灭不少。

这样的女人他见得不少,原本是你情我愿的事情,非搞得跟谁强迫她一样,拿了钱不好好办事,要不是这两天还新鲜,他早就把这女人踢一边去了。

他的目光在场内逡巡,忽然在某处定格。

鸿闻信托的闻总?

“待会儿记得机灵点,别跟刚刚那样乱说话听见没?”石总整理了一下领带,目光严肃地朝那个方向走去。

钟诗雅有些疑惑:“不是说盛悦集团的人不来了吗?还有什么大人物吗?”

石总低声道:“你懂什么,盛悦的人不来,跟他家二少有婚约的闻家可来了,鸿闻信托的闻总也不是个小角色,我还有事要仰仗人家,可不能得罪……”

钟诗雅初初踏入上流社会,别的公司不了解,但盛悦集团的大名却是如雷贯耳。

酒店业、城市商圈、电商行业等等,都有盛悦的手笔。

就连石总说起盛悦的时候,比跟说起亲爹亲妈还要恭敬。

千亿身家啊。

豪门和豪门之间,也是有着不可逾越的天堑的。

而现在虽然见到的并非是盛悦的人,但光是跟盛悦的继承人结亲这一点,也足够勾起钟诗雅的好奇心了。

然而跟着石总缓缓走进,一个美艳绝伦的背影映入了钟诗雅的视线中。

Elie Saab的高定礼服,雾霾蓝的纱裙裙摆如烟雾漂浮,轻轻笼罩在她骨架匀称的背影上。

这种仙裙不是一般人能穿得好看的,但这人光是一个背影,就足够让人自惭形秽,不知道要怎么样的脸才能配得上这么一副好身材。

钟诗雅暗想,背景好看不代表人好看,名媛圈里的这些女孩她今天见了不少,大多都是普通人水准,跟她这们种明星完全是云泥之别。

这样想后,钟诗雅的心态平和不少,她端着香槟越走越近,石总跟那位鸿闻的闻总打了个招呼,那一男一女齐齐回头——

穿Elie Saab的女孩脸上缓缓绽开一个奇妙的微笑。

钟诗雅当场惊呆,差点没把手里的香槟杯捏碎。

“闻总,久仰久仰……”还没察觉到气氛微妙的石总笑着跟闻鸿康打招呼,“听说闻总前段时间去国外谈生意了,小弟原本想上门拜访,都没找着机会啊……”

闻鸿康知道这人。

虽然姓石,但跟石秋月是远亲,也就听过名字的程度而已,谈不上亲戚。

石总原本心思都在跟闻鸿康套近乎上,然而心思总是忍不住闻樱身上偏。

原因无他,这女孩光是站在这里,就像个天然的聚光体似的,引得人目光不自觉地汇聚在她身上。

好看的人,谁不愿意多看几眼?

石总暗叹这等级不一样的豪门,身边陪的姑娘颜值都不一样,然而嘴上却说:

“……这位小姐看着好像有些眼熟,不知道是哪位大明星?”

一听明星,闻鸿康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显然明白对方把闻樱当成什么人了。

刚想要解释,却听钟诗雅忽然出声:

“这不是闻小姐吗?石总,这就是我之前跟您说过的那位,现在正当红呢,您怎么连闻小姐都不认识?”

钟诗雅笑容中带着几分得意。

她就说,闻樱怎么可能是什么豪门大小姐,原来跟她一样,都是靠□□上位的,只不过她长得好看一些,陪的人更有钱些,却艹什么富家小公主人设,她差点都被骗了。

这个消息要是捅出去,闻樱身败名裂指日可待。

钟诗雅根本没把闻樱跟闻鸿康联系在一起。

潜意识里,她就不觉得真正的豪门大小姐会屈尊去当明星,尤其是闻樱这种一步步自己爬上来的,现在在网上,闻樱的粉丝都还被她的粉丝追着骂呢。

要是真是货真价实的白富美,怎么可能遭这种罪?

闻樱刚跟闻鸿康你来我往地互怼了一番,正心情大好,没想到钟诗雅又自己送上门来。

“不认识我又没什么奇怪的,我哪里有钟小姐红?”闻樱唇角含笑,姿态从容,“钟小姐演技过人,行动力也一流,把我旗下的艺人往楼梯下一推,推得那叫一个干脆利落。”

她旗下艺人?

闻鸿康有些惊愕。

石总这种人精,一听闻樱这口风,再看闻鸿康和闻樱的长相,就知道自己捅篓子了。

“闻小姐,你说话要有证据。”钟诗雅虽然也又些意外,但话赶话到这里了,她也不能服软,“我好心扶了一把徐晚晚,怎么能说是我推下去的呢?你不能因为跟闻总关系好,就这么冤枉人吧?”

听到后半句话,闻樱这才反应过来,钟诗雅这是把闻鸿康当成她的金主了。

不过好像也没什么毛病,毕竟她刷的卡都是闻鸿康的副卡嘛。

石总冷汗涔涔,想拦着钟诗雅点,没想到她还来劲了。

“更何况,谁知道徐晚晚年纪轻轻,也不知道是怀了谁的……”

哗啦——

香槟顺着她湿漉漉的头发,一滴一滴往下滑。

钟诗雅仿佛被一棍子打懵了一样,完全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

闻樱收回已经空空如也的香槟杯,笑容分毫未变,甚至透露着一丝同情。

“钟小姐是不是酒喝多了,不太清醒?”她看向石总,“您还是带她去旁边休息一会儿吧,今天场上这么多贵客,跟我胡说八道没关系,要是跟别人也这样,对石总也不太好吧?”

钟诗雅这才回过神,惊呼一声:“闻樱!你干什么!!”

这条裙子还是她自己找品牌方借的,要是损坏,现在的她根本就赔不起!

石总压低声音,恶狠狠道:“喊什么喊,还不给闻小姐道歉!”

“道歉??”钟诗雅见周围无数双眼睛正盯着这边,好歹她也是个明星,很是下不来台,“我什么都没做,是她一来就直接……”

闻家的大小姐,泼就泼了,谁还需要跟她这种被包的小明星讲道理?

石总真是恨不得把钟诗雅这个脑子挖出来看看都装了些什么。

“不好意思啊闻小姐,我带过来的人不太机灵,说话也不好听,有什么冲撞的,还请闻小姐和闻总多包涵啊……”

钟诗雅见石总这么赔笑脸,一时间也完全想不通。

“石总,您……”

他再怎么都是地产公司的老板,就算闻樱是闻总的人,那也不至于……

等等。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钟诗雅脑海中渐渐清晰。

鸿闻信托的闻总。

和盛悦集团有婚约的闻家。

还有闻樱在论坛里被扒出的背景。

“你是……”钟诗雅看着闻樱气定神闲的笑容,双腿发软,差点连站都站不稳。

她怎么可能第一时间就联想到闻樱就是闻鸿康的女儿!?

名媛圈里的女孩大多样貌普通,谁知道长成闻樱这个逆天的颜值,竟然还真是货真价实的白富美啊!

闻鸿康见闻樱自己给自己找回场子了,脸色稍缓。

“走吧。”他没多言,跟这种人纠缠也是浪费时间。

“闻总?闻总这就走了?今天真不好意思啊,改天我亲自上门给您和闻小姐道歉。”

讨好地笑着送走闻鸿康和闻樱,转过头来的石总脸色差到了极点。

“钟诗雅,你不要命了吗?”

*

哗哗哗——

会所的洗手间内。

钟诗雅看着镜子里妆容残缺的自己。

完了。

一切都完了。

所有的炒作,□□,不择手段,全都竹篮打水一场空。

石总虽然没说真要封杀她出气,但失去了这个强有力的靠山,靠她自己的水平,根本不可能捞到什么更好的资源了。

钟诗雅不敢相信,现在她的粉丝把她捧上了这样的风口浪尖,如果她后续拿不出亮眼的作品,今日的辉煌全都会一点一点离她而去,变成匕首插在她身上送她去死。

她想不通,事情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正当她失魂落魄地转身之时,她忽然瞥见了一片雾蓝色的裙角。

“……你怎么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钟诗雅死寂的眼里燃起了熊熊怒火。

反正她已经这样了,也没必要再讨好闻樱,不如破罐子破摔,给自己出一口恶气。

闻樱靠着旁边宽敞的大理石化妆台,好整以暇地看着钟诗雅撒泼。

“你不就是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吗?你自己有什么本事?演戏那么努力有什么用?还没我随便看看剧本的演技好,你就是个再怎么努力都没用的废物!”

钟诗雅完全把自己温婉知性的面具撕得粉碎,肆无忌惮的放飞自我。

“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流量明星的存在,才压得我们这些真正优秀的演员没有出头之日,什么剧本都拿去给你们先挑,留给我们的就只剩下没有人要的小角色,就是因为有你们这种明星的存在,才害得现在的电视剧都不能看,你们就是祸害行业的罪人……”

哟,这发起疯来的疯狗还挺上纲上线的。

“你知道你现在的嘴脸有多丑陋吗?”

闻樱冷静地看着气喘吁吁的钟诗雅,后者妆容斑驳,神色狰狞,满脸不得志的愤懑。

“像你这么说,学生读书考不上清华北大也没资格受老师喜欢,上班族不能给公司带来最大的利益也没资格占着那个职位是吧?”

钟诗雅一愣:“你强词夺理!”

闻樱摊手:“行,就像你说的,我这种靠脸吃饭的明星都是垃圾,就算我没本事,当我不赚钱了自然会被时代淘汰,轮得到你当娱乐圈警察吗?”

“你!”

“更何况——是什么给你的错觉,把自己定义成‘优秀的演员’?”闻樱笑出了声,“代表作是十年前的,十年期间,每一部戏演的都是一个模子,没有丝毫进步,尝到流量的甜头了,就撒了欢的买热搜踩一捧一……”

钟诗雅的脸涨得通红,却无可辩驳。

“人家真正优秀的演员做错什么了,要被你拿来给自己的无能垫背?我劝你还是照照镜子,别被自己买的水军吹飘了,好好看看你究竟是个什么水准吧。”

野心配不上实力,还老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愤世嫉俗。

活该她被社会的铁拳毒打一番。

从洗手间走出来的时候,闻樱神清气爽,而在外听完全程的谢为池也从头爽到了脚。

“舒服,网上当黑子骂人都不过瘾,还是像你这样面对面把她骂清醒才爽。”谢为池走路都带风,“要不是不合适,我真想把你俩刚刚那一幕录下来发到网上,让大家看看钟诗雅是个什么脑残嘴脸。”

“不过其实她说的话也有一点道理的。”

现在的行情,真正优秀的好演员,生存环境的确堪忧。

影视公司不是慈善机构,好演员拍了好片子,但没有人买账,谁都不愿意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但闻樱觉得,今时不同往日。

看原主之前演的剧全都扑街,说不定观众的水平也开始提高了。

那她如果以后物色一个质量过硬的影视剧本,全部启用那些得不到赏识的好演员拍戏,会不会成功呢?

谢为池还在说“靠脸吃饭怎么了,爹妈给的又没动刀子,有什么羞愧的”。

而顿觉自己理想伟大的闻樱却长叹一声,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

“池池,我觉得我真是根正苗红、忧国忧民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谢为池冷漠道:“这话你跟被你喷哭的钟诗雅说去。”

“……”

而正当闻樱和谢为池凑在一起闲扯时,远远的,两三个名媛正望着她们。

“闻樱还真跟谢为池走得挺近啊。”

“高中的时候她俩还整天吵呢,也不知道闻樱下了什么**药。”

“谢为池也是一时被她蒙蔽吧,就闻樱那种狗脾气,她俩好不了几天的。”

上次在谢为池的生日会上见过面的宋栖也在这之中。

以她的出身,能跟这些大小姐当朋友,全都是因为闻樱把她真当闺蜜,全心全意地拉她进这个小圈子。

谁知道宋栖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不仅不感谢闻樱,还在中间挑拨离间,反而让闻樱这个圈子渐渐淡出了。

宋栖望着那边的两人,细声细气道:“你们别这么说……樱樱她其实挺好的……”

其余人纷纷道:

“也就是你脾气好才这么觉得。”

“她以前那么对你,你还愿意跟她当朋友,真是太好欺负了。”

“要我说,她现在在网上混得这么惨都是报应。”

宋栖没再替闻樱说话,静静地听着旁边几人对闻樱恶言恶语的攻击。

几位穷极无聊的名媛挑剔完闻樱,不知是谁提起了一个名字。

“……不是传闻陆二少病好了吗?怎么今天没来啊?”

上一章:第17章 下一章:第19章
热门: 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终场 我的Omega前妻有点不对劲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 画骨(画骨香) 下岗后我当上了审神者 想壁咚我的龙傲天都被我反壁咚了 热搜上线 所有人都觉得我要黑化 所有人都求我好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