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回忆这本狗血虐恋文的剧情,闻樱这才想起徐晚晚确实是在某个时间段怀孕了。

源头还要追溯到她还没穿过来的时间点。

按照原剧情, 徐晚晚最开始参加某个酒局时, 曾经被意外迷晕,差点被一个糟老头子带走。

好在她没有完全失去意识, 最后千辛万苦地开了间房睡下, 以为这就安全了。

然而作为女主,命运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同样在这个酒店下榻的厉致深,恰好拿到了酒店前台错给的房卡,进了徐晚晚的房间。

认出徐晚晚是他年少暗恋过的女孩后,厉致深顺水推舟, 两人春风一度。

如果没有闻樱的干预,之后徐晚晚就成了厉致深的金丝雀, 两人一番纠葛, 刚要萌生感情的时候, 厉致深从前的情妇上门打了徐晚晚一顿。

这才发现徐晚晚已经有了一个月的身孕。

但关键是!

为什么就一晚就有孩子了!?

为什么都跟厉致深没关系了还流产了!??

最最关键的是!这倒霉孩子当时居然都没有用任何避孕手段???

怒气冲冲的闻樱一路杀到医院, 推门进去的时候,床上的徐晚晚正拿着苹果要咬下去, 被闻樱闯进来的动静吓得一哆嗦。

“老、老板……”

徐晚晚坐立不安地望着板着脸进来的闻樱。

“你没吃晚饭吧……吃个苹果不?”

闻樱看着举着个苹果的徐晚晚,努力说服自己不要跟这个倒霉孩子计较。

剧情就这么安排的,谁让她是女主角呢?

“不吃。”闻樱在她床边坐下,观察了一下徐晚晚的脸色,倒是没有太差,“说说怎么回事吧,你自己说清楚, 别等我一句一句问。”

徐晚晚低眉顺眼,跟个受气小媳妇一样老实交代了。

如闻樱所猜测的那样,孩子是厉致深的,她自己对此一无所知。

而之所以流产,还要从一个商业活动说起。

作为《破风》的女主角,虽然徐晚晚是个新人,但因为之前闻樱和钟诗雅争夺女主角的事情,整部剧的热度不低,对她这个莫名其妙钻出来的新人,外界也是众说纷纭。

有了话题度也就有了工作,并且主办方邀请艺人站台的时候,还鸡贼地叫来了钟诗雅。

钟诗雅对徐晚晚早有怨气,一是因为徐晚晚抢了她的女主位置,二是对这个颇有实力的后辈有所忌惮。

于是在活动结束后的酒桌上,怂恿着其他人灌了徐晚晚好几杯。

最后散场后,两人碰面,钟诗雅见徐晚晚酒喝多了,假装要搀扶她回去,实际上却是故意在下楼的时候推了她一把,给自己出气。

原本只是摔一跤的事情,徐晚晚喝了这么多酒,谁也怪不到她身上。

谁知道这么巧,徐晚晚竟然怀了孩子。

“你的意思是,钟诗雅知道你流产的事情了?”

徐晚晚和经纪人林斯曼对视一眼,林斯曼犹豫道:“应该是不知道的吧,但摔一跤进医院这种事情,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流产……”

如果真让钟诗雅知道了,她肯定会大做文章。

那徐晚晚就凉了。

闻樱沉思半响,问:“钟诗雅有什么背景吗?她以前可没这么高调的。”

又是大肆炒作,又是推人下楼,钟诗雅要早有这个胆子,何至于在娱乐圈当了那么久的三线小明星?

林斯曼:“她的经纪公司倒是没什么背景,规模还不如柏华呢……但我听说好像有人传她背后有金主?”

闻樱来了兴趣:“金主?哪家的?”

其他都好说,但是敢动给她赚钱的摇钱树,闻樱肯定不会就这么轻易算了。

徐晚晚修养的这段时间,整个《破风》剧组上下的损失,总得找个人算账吧?

“这我就不知道了。”林斯曼反问闻樱,“这种富豪圈的事情,老板您的消息应该比我们灵通吧?”

原主出来当明星之后,基本也跟原本的名媛圈社交断了,这方面的消息她还真不太灵通。

不过她虽然一问三不知,但谢为池这个名媛圈交际花肯定知道得多。

给谢为池发消息让她帮忙在圈子里打听一下钟诗雅的事情后,闻樱这才开始数落徐晚晚。

“你说你出事之后不知道报警吗?拿错房卡是酒店的责任,你当时就应该找警察叔叔把厉致深这个狗东西送进监狱啊!他这是□□!□□懂不懂!”

徐晚晚垂头丧气:“我、我当时也慌了……他那么有权有势,我怕……”

“怕个屁!还有,你不报警就算了,你还不吃避孕药?你心真是大得能跑马了啊,不是我说,连未成年人懂得都比你多,白吃那么多大米,怎么光长胸不长脑子!”

被骂胸大无脑的徐晚晚委屈兮兮:“……我太害怕了,没想起来吃……”

“就是因为你怂他才胆子大!”闻樱恨铁不成钢,“你知道为什么厉致深欺负你,钟诗雅欺负你,谁都敢踩你一脚吗?”

“因为你太弱了!”

“你被人欺负不敢还手,被人骂了不敢还嘴,人人都知道你是软柿子,不捏你捏谁?你不能指望这世界上所有坏人都消失,但你的忍气吞声就是在纵容他们作恶。”

徐晚晚眼眶通红。

这话闻樱不只是说给徐晚晚的,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只要她一软弱,徐晚晚的下场就是自己的下场,甚至可能连她都不如。

所以她一定要变得更强,才能把厉致深之流摁在地上锤死。

“不许哭,你才流了产哭什么哭。”闻樱恶狠狠地凶她,“有哭的功夫给我好好看剧本,钟诗雅也接了电影,你下部也给我去演电影,票房不准比她低!要是让我赔钱了我就把你卖给厉致深抵债!”

徐晚晚更想哭了:

“……我一定努力……老板你别每次都说把我卖了,挺吓人的……”

冷血无情的闻老板冷哼一声。

*

谢为池果然办事牢靠,在姐妹圈里喊了一声,很快就有人回应她:

“这个钟诗雅,我好像听我叔叔说见过。”有人在群里八卦,“说是这段时间见了好几次,都是被建安地产的石总带着去的。”

闻樱还在回忆这个建安地产是个什么等级的大老板时,谢为池忽然说:

“这个老石不是你妈妈家那边的人吗?他包的小情人居然踩到你头上了?”

原主母亲早亡,闻樱也一时没联想起来。

C市的富豪圈子里,彼此之间多少都有点沾亲带故的,她见了这个石总,说不定确实要叫一声叔叔。

不过建安地产在C市,只能算本地的二流地产商,出了C市,在全国就不怎么能看了。

闻家做信托行业的,建安地产在很多事上,还要仰仗闻家的关系,是万万不敢得罪闻家的,要是再摆出陆家盛悦集团的背景,建安地产更是不值一提。

弄清楚这些弯弯绕绕,闻樱就有底气多了。

闻樱把徐晚晚的事跟谢为池一说,她倒是笑得很幸灾乐祸:

“人太傻总是要在社会上吃点亏的,不过有你护着,也算她运气好了。”

说完还不忘提醒闻樱。

“这两天我的心头好小弟弟好像不去会所,又跑工地搬砖去了,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你要不要再让你们公司的人去一趟,大不了给他再加点工资,差价我出。”

闻樱觉得好笑:“人家还未成年呢,你动哪门子龌龊的大人心思?”

“这个就是你想多了,我对沈萤河这种小弟弟完全只是怀着一种单纯的母爱,砸钱不是为了犯罪,我就是想捧他当明星,让大家看看我的眼光有多好。”

闻樱好像有点能理解。

她最开始捡崽崽的时候,除了想抱他大腿之外,也是抱着一种奇妙的养成心态。

看着他一步步从任人宰割小狼崽长大,确实挺有成就感的。

不过他变成陆燃后,闻樱就感觉她的养成好像有点失控。

以前乖乖巧巧的崽崽,忽然就变成偏执隐忍的大佬了,她甚至都猜不透他现在的想法。

不过现在暂且按下陆燃不提。

闻樱答应谢为池,等她忙完了就去找沈萤河再去游说,挂掉电话后的闻樱又跑去找叶特助。

“……叶特助,你能查到建安地产石总最近的行程吗?”

叶特助一如既往地无所不能:“可以的,稍等十分钟,我让人跟建安地产那边的秘书沟通一下就行了。”

闻樱感概:“我总是感觉,就算我找你要星星,你都能安排人给我摘下来。”

叶特助真是男友力MAX!牛逼!

然而此时电话那头听着的不仅仅是叶特助本人,在陆燃知道闻樱给他打电话的同时,他就让叶特助开了免提。

叶特助满头大汗,语气尽量平静:“摘星星这个我可能就办不到了,或许您可以问问陆先生?”

然而闻樱毫不犹豫地反驳:“哪里,他是印钞机,你是哆啦A梦,你们俩功能不一样的。”

印钞机本人:“……”

叶特助尴尬地与陆燃对视一秒,接收到陆燃并没有生气的目光后,他才低头看向助理发来的消息。

“查到了,建安地产的石总明晚有一个商务酒会,您想去的话地址我可以待会儿发给您。”

“商务酒会的话是不是需要邀请函?”闻樱得寸进尺,“你能帮忙拿到邀请函吗?”

叶特助的视线挪到一旁陆燃的脸色。

坐在后座的陆燃神色冷淡,半响才缓缓点头。

“可以的,不过……您要这个邀请函是有什么用处吗?”

闻樱理直气壮道:“大有用处,我要去仗势欺人!”

叶特助:“……???”

她为什么能把这种反派行径说得这么大义凛然?

陆燃听着电话那头闻樱的声音,不知为何,即便知道她不是她,但还是觉得踏实。

或许是他还没有彻底接受现实吧。

得到叶特助的承诺后,闻樱开心地挂掉了电话。

筱欢也放下手机:“我刚让朋友给我打听过了,钟诗雅今晚没有通告,但是预约了造型师,应该是也会跟着出席。”

“那就好。”闻樱站在医院楼下,坐上了回陆家的车,“准备一下,明晚跟着我一起去仗势欺人。”

筱欢:“……”

*

抵达陆宅的时候,闻樱被孟太太叫了过去。

孟太太是早就知道陆燃醒来的消息的,否则当初也不会同意陆燃转去疗养院以身犯险,但是看到陆燃的身体恢复得这么快,她还是有些诧异。

“……陆燃能醒过来,多亏你了。”孟太太目光柔和,“这段时间陆董还在国外忙并购案的事情,等他忙完回来,我们再给你办一个正式的晚宴,让大家见见我们陆家的儿媳。”

闻樱还以为陆燃一醒,自己就该功成身退了,没想到看样子孟太太完全没这个意思。

“那陆燃那边……?”

“我已经问过他了,他没意见。”孟太太话题一转,“你父亲那边我也沟通过了,公司那边似乎有事,他这段时间对你有些疏忽,等他忙完了我们两家人再商量你们俩的婚期。”

哦,这倒是提醒闻樱了。

她家破产将近,前两天她刷卡买包的时候,她还接到了她爹秘书的电话,明里暗里让她控制一下。

当初差点变植物人的女儿醒了都没打个电话问问,刷信用卡倒是舍得让秘书打个电话关心。

闻樱对这塑料父爱看得真是透透的。

“不着急。”闻樱还不知道如果她家破产了,陆家又会不会同意这桩婚事,“我觉得再等等吧。”

孟太太点点头:

“是得等等,你婚礼我会给你预定全欧洲最知名的婚纱设计师和婚庆公司,到时候你挑起来也会挺费时间的。”

闻樱努力地让自己不要露出太过显而易见的寒酸表情。

她寻思自己现在大小也还算是个名媛,不能太跌份。

然而谢为池一个电话,就让她明白她要想当个货真价实的名媛,要学的还很多。

“你明天去跟人撕逼的大场面,居然只穿成衣不穿定制礼服??”

谢为池当场就让人给她送来了自己还没穿过一次的Elie Saab高定。

“我俩身材差不多,明天帮我穿着这件仙裙撕了钟诗雅那个bitch!”

闻樱对谢为池莫名其妙的怒气一头雾水:“你们有仇?”

“没仇,见都没见过,要见过面这bitch早就被我撕成片儿了。”谢为池嗤笑一声,“她翻拍了我女神的电影,那帮小粉丝还买通稿踩我女神颜值不如她,我呸!我明天跟你一起去,顺便让我po个你俩合照给那些傻逼粉丝洗洗眼,长什么样心里没点逼数吗?”

谢为池火气大,脾气暴,平生最烦装模作样又当又立的人。

遇上谢为池这样财大气粗的黑粉,也算是钟诗雅倒霉。

“顺便你也跟我一起再去定几件高定礼服吧,你好歹也是陆家的儿媳了,陆家哎!old money!豪门世家好吗?你作为未来的女主人连一件高定礼服都没有,寒不寒酸?羞不羞愧?丢不丢面?”

于是下午闻樱又被谢为池拉着去Elie Saab店里下单了好几件高定,顺路也一路扫荡了整个商场,三个保镖一起才把购物袋送回车上。

理所当然的,踩着细高跟的闻樱奔波了一天,尽管晚饭也没少吃,但当凌晨一点闻到若有若无的香味时,她很自然的就醒了过来。

而且脑子无比清醒。

她饿了。

想吃东西。

不给她吃的她就想吃人了。

顺着香味来源一路跟到厨房,灯下立着的男人穿着居家服,短发微乱,沸腾的锅里升起氤氲烟雾,笼罩住男人轮廓清隽的侧脸。

露出的一截小臂肌肉紧实,完全看不出卧床数月的虚弱痕迹,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汤勺,缓缓搅动着飘着浓浓猪骨香的小锅。

从初见开始就觉得陆燃长得很有距离感的闻樱,在这一刻终于将他和记忆中的崽崽重合在一起。

两人困顿之时,陆燃也是曾支一个破旧小锅给她熬粥喝。

就连侧脸专注而沉静的神色,都分毫未改。

察觉到有人靠近,陆燃抬头望向闻樱。

“那个……”闻樱挠挠头,有点尴尬,“太香了,我就饿醒了。”

陆燃的视线在她身上顿了几秒。

“我家这个面积,你在房间还能闻见味道,挺天赋异禀的。”

……话虽然没问题,但闻樱老觉得他在骂人。

她不就是嗅觉灵敏点吗!但绝对不像狗呀!

好在闻樱对陆燃此时的这种冷淡模式习以为常,刚把他捡回来的时候,他比现在还冷漠,浑身都散发着“我是个莫得感情的杀手”“我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那个时候闻樱都没怕过,更别提现在。

“主要是陆先生你这手艺好!”

“看看这骨头汤炖的,又白又浓,米其林大厨见了都想拜师!”

“还有这香味,十里八村的狗闻了都得醒……哦不对,这句撤回。”

闻樱别的技能不提,吹彩虹屁的能力一绝。

并且回回都是吹完撂筷无情。

陆燃原本等着她提出一起吃夜宵的请求,然后自己就可以一口回绝。

然而等了半天,闻樱这一连串彩虹屁就没有歇气的时候,最后拉面下锅捞起,陆燃一转身——

端着空碗的闻樱乖乖巧巧地站在他身边,还不忘补一句:

“谢谢陆先生,陆先生牛逼!”

陆燃:“……”

他好想把这个玩弄了自己感情,还敢拿着碗蹭夜宵的女人塞回她自己房间。

然而想到孟太太,陆燃又勉强把这个想法按了回去。

陆家不会允许他一辈子不结婚,陆家未来也需要一个女主人。

不是闻樱,迟早也会塞其他人。

那还不如眼前这个来得顺眼一点。

陆燃接过了闻樱手里的空碗。

拉面是日式豚骨拉面的做法,不过陆燃没做得那么精细,汤底是白日剩下的,他看了大半天的项目资料,回过神的时候家里张姨已经睡了,就自己随便做了点。

面上码了酱牛肉、豌豆还有玉米,多余的他也懒得弄,再把熬好的汤底往上一浇,最后盖两片海苔,重新放回了闻樱手里。

“谢谢陆先生,陆先生牛逼!”

兴高采烈的小姑娘跟没有感情的彩虹屁机器一样,词都不变,背完了端着碗就跑。

等陆燃把自己的那碗准备好的时候,她那一碗已经嗦了一小半了。

“……你晚上没吃吗?”陆燃眉头微蹙,“我们陆家还是不缺你这碗饭的,不需要控制你的饭量。”

闻樱眨眨眼:“没控制啊,晚上吃饱了,现在又饿了,奇怪吗?”

“……”

陆燃被闻樱理所当然的目光怼得一时失语,于是他跳过这个话题。

“趁这个机会,我想谈谈我们俩的婚姻问题。”

闻樱忙着嗦面,敷衍道:“你说你说。”

陆燃忍了忍,继续往下说:

“……合约跟我之前给你谈的那样不变,你可以再开一些条件,因为我希望我们建立更牢靠的合作关系,而男女之间……上过床的关系总是没那么牢靠,你明白吧?”

闻樱云里雾里,不太明白他想表达什么。

陆燃轻咳一声,似乎也觉得这个话题有点尴尬:

“如果想要孩子,我们可以采取国外代孕的手段,这是我的想法。”

哦。

闻樱听懂了。

她的一碗面已经见底,她叼着筷子看了陆燃几秒。

哎,没想到她崽年纪轻轻,看上去身体也挺好,却有那方面的问题。

也罢,谁让这是她捡回来的崽,她是不会嫌弃他的。

“没问题,你放心,我不会有意见的。”

陆燃:??他怎么觉得闻樱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同情???

“未免事后麻烦,我希望你理解的还有一点。”撇开其他杂念,陆燃望着她的双眼,认真道,“我有喜欢的人,虽然她已经去世了,但这一点不会改变……除了感情,我们什么都可以谈。”

闻樱一愣。

“恕我冒昧……”

“她很漂亮,也很优秀,我们同生共死过,任何人都无法取代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陆燃说完,眼中仿佛还透露着一丝怅然。

同生共死……

所以她这是猝不及防的,被她家崽崽当面表白了?

哦,当事者本人似乎还完全没有发现。

闻樱盯着他看了几秒,恬不知耻地问:“那跟我比呢?我们谁更好看?”

陆燃皱皱眉,毫不犹豫:“当然是她。”

本以为会看到闻樱发怒的样子,然而闻樱竟然低下头,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陆燃:???

“陆先生你说的话太过分了。”闻樱努力让自己板起脸。

陆燃不为所动:“是你先提出了这种无理的问题……”

“所以为了表示你的歉意,你需要把你的酱牛肉给我。”

闻樱手起筷子落,飞快地从他碗里抢走一片牛肉。

“好的我接受你的歉意了。”闻樱不容他反应,将碗往洗碗机里一放,“陆先生晚安,今后合作愉快!”

陆燃:……?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心情颇佳但也不明白为什么佳的闻樱一路溜达着回了房间。

重新刷了牙躺回床上,闻樱对自己未来的生活好像又莫名多了点期待。

糟心事虽然不少,但事在人为,她胸中已经有了谋划。

好好睡一觉。

明天就要穿着二十万美金的小裙子去撕外面的妖魔鬼怪了:)

作者有话要说:崽崽的追妻火葬场and羞耻py启动!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
热门: 装穷 特殊魔物收容所 芍药客栈 公开前一天,老攻失忆了 延迟就诊 大国医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爱豆和我,全网最火[娱乐圈] TFTG[电竞] 你亏欠我一段小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