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上一章:第14章 下一章:第1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这个时候,闻樱才清晰的意识到这真的是本黑道虐恋文。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拷在床头的双手, 非常不明白这帮社会人为什么会有这个。

是怕警察来抓自己的时候手铐不够用?

厉致深推门进来的时候, 正巧撞见闻樱靠着床头思考什么的模样。

女孩雪白的脖颈上留有触目惊心的淤青,精心娇养的女孩从头到脚都精致得不可思议, 像是细心雕琢而熠熠生辉的珍宝。

就是此时没有任何惊惶神色的表情不太讨喜。

厉致深缓步靠近, 他的目光扫过女孩清澈沉静的眼眸,扫过她瓷白的脸颊,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当初自己为什么没碰她一根手指头。

“……他们说,你想上厕所?”

厉致深缓步走进,面料昂贵的西装上还残留着烟草的味道。

他在床边半蹲, 俯身对上闻樱的双眸。

“不用耍这些花招,你逃不出我手心的。”

闻樱面无表情:“……打断一下, 你能理我远点吗?你身上的烟味熏得我想吐。”

厉致深:“……”

“并且我说我想上厕所是真心的, 你们不是有排面的社会哥吗?就不能提升一下员工素质, 有点人道主义关怀?”闻樱神情认真, 半点不带开玩笑的,“以及, 你的台词真的好老土,你下次开口前能不能润色润色,这种八百年前的霸总风格真的已经淘汰了……”

闻樱一开口就劈头盖脸一顿嘴炮,语气倒也不叫咄咄逼人,但却让人一口气梗在喉间,上不去也下不来。

“闻樱!”

厉致深再次动手掐住闻樱的脖颈,试图让她闭嘴。

“我以前还真是小看你了啊。”厉致深觉得自己刚刚的一时心动完全是鬼迷心窍, 这个女人根本就是魔鬼,“这么牙尖嘴利,你以为激怒我你会得到什么好处吗?”

闻樱神情坦然又沉静,半点慌乱也看不出。

但就是这种仿佛写着“你算个鸟”的眼神,更让厉致深眼中怒意渐浓。

“没有用的,你越是反抗我越是兴奋,你越是宁死不屈,我就越想打断你的反骨……”

啊。

能说出这种骚台词的霸总居然是真实存在的。

闻樱大开眼界。

见闻樱的表情与他预期的不同,厉致深眸色微沉。

他有不打女人的原则,然而女人这种生物,想要征服再容易不过。

他的目光落在了女孩锁骨以下的衣襟处,衬衫的纽扣极易解开。

之前没有碰过她是他失策,这一次,闻樱已经是他的掌中玩物,就算她此时仍牙尖嘴利不肯低头,他也有办法将她拖入泥地里,无法高高在上。

他的手指缓缓触碰到了闻樱的衣襟纽扣。

“老大!”

门外的动静同时打断了厉致深和闻樱的动作。

趁着厉致深起身开门的片刻,闻樱将已经被撬开的手铐悄悄遮掩。

“什么事大惊小怪的。”厉致深的脸色不佳。

而打断他的手下神色更加惊慌:“出事了老大,有人闯进来了。”

厉致深拧紧眉头:“多少人?从哪儿冒出来的?”

隐约听到了些许声音的闻樱有些诧异。

跟着她被抓的两个保镖也被带到了宅子里,按理说,知道她在外拍综艺的陆家也不会这么快发现不对劲。

不过不管啦,趁这些王八蛋不注意,闻樱打算先溜再说。

而来报信的这位马仔连声音都在发抖:

“就……就一个人……”

……一个?

厉致深眉头紧蹙,见手下一脸没出息的怂样,直接推开他往楼下去,走之前还不忘把门反锁了。

【宿主您不能离开,这是您攻略厉致深千载难逢的机会!】

闻樱正忙着找落脚点好从二楼翻出去,听到007终于出声,真是气得闻樱咬牙切齿。

“哟,你终于舍得出来bb了?我告诉你,我们俩的账等逃出去之后我跟你慢慢算,你要是再敢随便削减我的第六感,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不要也要宰了厉致深!”

【……】007悻悻闭嘴。

再这么折腾几次命都没了还攻略。

闻樱对这个狗比系统已经动了杀意,等她逃出去了,一定想办法解决它。

或许是007怕真激起她的叛逆心,想了想还是解除了对她异能的抑制。

之前他出于某些原因,一直抑制着闻樱敏锐的第六感。

而就在解除抑制的同时,正要翻窗的闻樱动作一僵,仿佛感受到了什么熟悉的气息。

“一个人你们在怕什么?废物!”

“不……不啊……他一个人就把楼下所有人都……”

闻樱刚想要从窗框上下来看看,忽然听门口一声巨响,原本锁得严严实实的房门整个被人掀翻,惊得闻樱差点从窗边翻下去。

然而更令她吃惊的是,伴随着这声巨响,踹门的男人收回长腿,掐着一个人的脖子旁若无人地跨进了房间。

他拎着人进来的同时,几个马仔哆哆嗦嗦拿枪指着他的后背,跟着他后面围了过来。

不是他们怂,是眼前这个人根本就不像个人啊!

有哪个正常人能够一个人干掉十多个身强体壮的大汉?

又有哪个正常人被七八个人拿枪指着,也能面不改色,下手照旧利落?

陆燃将厉致深反身擒住,按着他的后颈迫使他侧脸屈辱地贴在墙上,目光轻轻扫过坐在窗框的闻樱。

之前被抑制的异能重新唤醒,仿佛眼前的迷雾被人拨开。

闻樱完全呆住了。

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然而与青年漠然而锐意的目光相碰时,闻樱真真切切地意识到,站在她眼前的这个人,确实是她心心念念的崽崽。

那是她的少年。

确认闻樱无恙后,陆燃放下了心里的石头,回头看向门口那群马仔。

被枪指着的男人微微弯起唇角,露出了一个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容。

“连保险销都没开,需要我教你们怎么杀人吗?”

这话太过狂妄,被他按在墙上的厉致深恨恨道:“陆燃!你真以为我的人不敢开枪吗!你别太……”

狠话只说到一半,陆燃揪着他前额的头发,毫不犹豫地把他的头重重往墙上一砸。

砰!

整个房间陷入死寂。

尤其是厉致深的手下,他们都是腥风血雨过来的角色,对于这种眼神再熟悉不过。

他根本不在乎厉致深的生死。

“我巴不得你开枪。”

厉致深额头溢出鲜血,一瞬间连大脑都是空白的。

陆燃音色淡淡,透着如刀锋冰冷的理智。

“你的人只要开了一枪,在房间里留下一个弹孔,我今晚就会把你们所有人亲自送上警车。”

手下人立刻警醒起来。

国内不比国外,厉致深回国后对所有手下的管控都极其严格,这也是他们之所以这么久了都没有开枪的缘故。

如果他们开枪能干掉这两人当然没问题,可要是让他们跑了,后果可就严重了。

厉致深满头是血,从眩晕中回过神来后,仍嘴硬:

“……那你是不管你的未婚妻了吗?她可是公众人物,你要是真叫来了警察,一旦她和持枪的危险分子扯在一起,她的事业可就彻底断送了……”

“不用担心。”闻樱忽然出声,“如果是为了能把你送去蹲监狱的话,这点代价我还是能接受的。”

此时的闻樱已经从久别重逢的惊喜中回过神来。

既然她能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那么其他人也自然可以。

说完这个之后,她看向陆燃,想告诉他自己是谁,告诉他自己还活着的事情。

然而——

她发现自己喊不出他的名字。

闻樱诧异地张着嘴,但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宿主您不用再尝试了,您是不能与陆燃相认的。】007没有感情的声音响起,【虽然我也无法解释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本系统检测到他的存在对您攻略厉致深的任务有负面影响,所以本系统决定阻止您跟他的相认。】

她怔愣地望着陆燃的方向。

也就是说,她就算认出了陆燃是谁,也不能告诉他自己的身份?

【阻止方式包括您的语言,行为,也包括所有可能让他认出您的暗示,如有违反,本系统将给予合理范围内的警告。】

说完,007又如平时那样重复着它一成不变的台词。

【攻略厉致深,只要您能完成这个任务,我会完成您的所有愿望。】

闻樱非常努力地将已经到嘴边的脏话咽了回去。

很好。

如果说之前她还只是普通的想要弄死系统,现在她不仅想把这个狗比系统卸载了,还想找到它的服务器,清空它的数据,拔掉它的电源线,让它彻彻底底的消失。

而那边,就在闻樱说出了刚刚那番话后,陆燃接着对厉致深说:

“之前的车祸,是你做的吧?”

厉致深没有说话。

陆燃也不在意,自顾自地往下说:“证据我迟早会拿到,你之所以针对我的原因我也会找到,我来这里的原因很简单。”

按在厉致深后颈的五指渐渐收拢,他下意识想要挣扎,然而陆燃的手仿佛铁钳制住他的动作,让他半分反抗余地都没有。

他在用这个姿势提醒厉致深,现在的话语权是掌握在谁的手里。

“不要再把手往陆家伸,不要试图动我身边的人。”陆燃眼中锐意渐深,“我不会杀你,但这世界上有更多比死更可怕的事情,你做决定前,先想一想你能不能承受得了这个后果。”

厉致深攥紧双拳,他的双眼充血,浑身肌肉紧绷,恨不得现在立刻杀了陆燃。

他和陆燃分明是同样的血脉,仅仅因为自己不是婚生子,两人的人生就有这样的云泥之别,即便他用尽全力想要爬到跟陆燃、跟陆家平起平坐的地位,到最后竟然还是要受这样的屈辱。

他陆燃无非是投胎投得好一些,凭什么一辈子踩在他的头上?

说完,陆燃松开了他。

“闻樱,走吧。”

打也打过了,警告也警告过了。

回到现代社会,他不可能无视法律,真的将厉致深杀了泄愤。

而且现在最重要的并不是厉致深,他还有更关键的事情要确认。

闻樱见陆燃松开了厉致深望向她,一时间心绪万千。

但到最后,她只是说:“嗯,走吧。”

满头是血的厉致深顺着墙跌坐在地,像是因失血而浑身无力一样。

门口的马仔见老大都这样了,他们也没人敢拦,纷纷自觉地让出一条道。

闻樱扫了一眼厉致深,从窗框上跳了下来,准备跟着陆燃出去。

或许是因为007所说的话,闻樱心不在焉,胸口像压了块石头一样喘不过气,一心想着自己究竟怎么做才能告诉陆燃她是谁。

而就在她走神的片刻,原本靠墙而坐的厉致深忽然睁眼,猛地伸手抓住了闻樱,随即用藏在身上的匕首抵住了闻樱的脖子。

“别动!”

转过身的陆燃脚步一顿。

在末世强化过的体能绝非普通人能比的,陆燃虽然失去了水火双系的逆天异能,但光论搏击术和身体各项反应力,也足以让他此时瞬间近身,将挟持闻樱的厉致深一脚踢开。

但正当他打算出手时,忽然捕捉到一个细节。

“……你别以为自己真有多高高在上……”厉致深对闻樱的动作无所察觉,只是拿刀抵着她对陆燃说,“你拼死来救的这个女人,不过是我玩剩下的,你也就只配捡我不要……”

陆燃神色淡漠依旧,仿佛看死人一样看着他。

厉致深见这种话都没能动摇陆燃,诧异之余怒色更深。

他还想编造些莫须有的暧昧来刺激陆燃,忽然手腕被人猛地抓住,不是特别大的力道,厉致深刚要挣脱,但显然对方比他更快更灵活。

“谁是谁玩剩下的你搞搞明白好不好?”

闻樱知道自己力气有限,但在末世中生存的两年里,不是光靠力气就能生存下来的。

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锻炼出的敏捷性已经深入骨髓,就算厉致深也是血雨腥风里走过的,但跟人交战和跟丧尸交战的经验到底不同。

“你——”

轻松挣脱厉致深束缚的闻樱将他反手擒拿在地,整个动作流畅得仿佛千锤百炼。

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她力气不大,但对于人体关节和重心转移的了解程度,却远远超出了普通女孩的程度。

再次被人重重按在地上的厉致深短暂错愕之后,涌上心中的是比刚刚更加汹涌的怒火。

比起陆燃而言,他更不能忍受被闻樱羞辱。

“闻樱你竟然敢动我??”

然而闻樱用事实证明,他更不能忍受的还在后面。

“为什么不敢?你当真以为所有人都不敢反抗你?”

闻樱用膝盖抵着厉致深的后背,把奋力挣扎的厉致深摁得死死的。

“别做梦了,你除了用你的钱权胁迫徐晚晚那种小姑娘外,你还能威胁谁?就你这种人渣,还敢拿自己跟陆燃比,真是心里没一点逼数。”

闻樱记得原着中,为了凸显厉致深的狠戾无情,甚至还写明了某个位置是厉致深团伙固定的抛尸地点。

就这么一个没有人性的杀人犯,闻樱要是放过他就是自寻死路!

“你疯了吗?”厉致深简直不相信自己那个柔柔弱弱的闻樱按得动弹不得,“就为了陆燃?你为了一个根本对你没感情的未婚夫跟我对着干!?你以为他是真的喜欢你吗!别犯蠢了,他也不过只是为了闻家……”

闻樱毫不犹豫,一拳砸在了厉致深的脸上。

她庆幸自己前两天路过Tiffany的时候买下了这枚戒指,六爪钻戒狠狠刮过厉致深的脸颊,瞬间出现了一道血痕。

“关你屁事。”

她刚想继续喷几句过嘴瘾,忽然瞥见一旁陆燃看着他的眼神有些不对。

那样的目光,就像是过去那个比她矮半个头的少年看她时一样。

分明是旁人眼中淡漠冷然的神色,可在更深处,却有着更加浓烈的情绪。

闻樱愣了一会儿,下一秒心口处忽然一阵绞痛,痛得她下意识地松开了厉致深。

厉致深虽然不知闻樱为何松手,但也很快意识到这是个机会,反身就要将闻樱掀开再顺势反击——

砰!

他才刚爬起来,陆燃却比他更快,在单手接住被他推开的闻樱的同时,沉重的右拳既稳且准地砸在了他的脸上。

厉致深当场就被这一拳砸懵了。

“……老、老大!”

被一拳带到手下脚边的厉致深被手下扶起,他从钝痛中回过神来已是满嘴腥味。

顿了两秒,他不敢置信地吐出……一颗牙!?

沾血的牙在光滑的地板上滚了几步,停在陆燃脚边。

房间陷入了尴尬的死寂。

“你怎么了?”陆燃感觉到闻樱刚才的状况有些不对劲。

短促的尖锐绞痛过去后,闻樱缓过神来,明白了这是007给她的警告。

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笔账她迟早要跟它好好算清。

“没什么,被这个狗东西气到了而已。”

见闻樱神色恢复如常,陆燃的视线再次挪到厉致深身上。

“这颗牙算是我的见面礼,希望在我把你送进监狱之前,你能安分一点,对彼此都省事。”

陆燃不欲跟这些人再纠缠,这种无意义的浪费时间得不到任何决定性结果。

“让路。”

被手下搀扶着的厉致深伤痕累累,昔日气势全失。

“你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吗?”

受尽屈辱的厉致深几乎在失控边缘,他满嘴是血,笑容格外恐怖。

“陆燃,只要我活着一天,你和陆家,休想安宁一天,等着瞧吧。”

他和陆家?

陆燃意识到这个人或许不止是和他有仇。

“嗯。”陆燃抓住了闻樱的手臂,从厉致深旁边旁若无人地穿过,“欢迎你随时报复,如果那个时候你还能在监狱外面的话。”

厉致深:“……”

宅子中能站起来的手下不少于十人,但最后,所有人也都只敢看着陆燃和闻樱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走了出去,没有一个人敢阻拦。

*

“陆少!小陆太太!”

出了灯火通明的别墅,外面一帮焦急等待的保镖见两人毫发无伤,终于松了口气。

“我们没事。”陆燃倒是从头到尾都很冷静,他转头看向闻樱的脖颈,“回陆宅吧,我让家庭医生在家里等。”

闻樱看着陆燃全然不同于她记忆中的面容,半响才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摸了摸脖颈。

“不、不用了……”闻樱摆手,“我明天还有工作,回陆宅来不及的,这点伤不严重。”

陆燃定定地看了她几秒。

虽然他觉得眼前这个闻樱有那个人的影子,可看她与常人无异的体能,陆燃又有些怀疑。

是他因为太过思念樱樱而产生的错觉?

还是她有所隐瞒,故意装作不认识他?

“你的身手很不错,跟谁学的?”陆燃忽然抬手,指腹贴近她温热的脖颈,灼得人心惊,“你的淤青明天不可能完全消失,你确定要以这个样子去录节目?”

有什么地方……好像不太一样。

属于成年男人的气息骤然接近,和她记忆中那个像弟弟一样的少年完全不同。

明明那个时候两人曾经常同睡一个被窝,然而当陆燃碰触到她的时候,闻樱竟然下意识地后退一步,避开了他。

陆燃的手悬在了空中。

“……防身术是我家里以前请人教我的,水平一般。”闻樱语速飞快,“至于脖子上这个可以戴个丝巾,随便在什么地方买根丝巾给我就行。”

陆燃的眼里始终带着些审视。

但他在看都没用,闻樱无法承认自己的身份,陆燃越怀疑她,对她而言,受到心绞痛的几率也会增加。

所以,崽啊,饶了她吧,她还不想死呢。

闻樱略微思考,很容易就想到了骗过陆燃的办法。

“……陆先生,您刚一醒来就急忙赶来救我,我很开心。”她扬起唇角,笑容甜腻,眼角眉梢尽是少女的潋滟媚色,“相比厉致深而言,我更中意您。”

刚才下意识的避让之后,女孩向前一步,将两人骤然拉近到堪称暧昧的距离。

她昂起头,毫不躲闪地直视他的双眼,目光带着显而易见的欣赏。

陆燃一愣。

这不是那个闻樱会有的眼神。

他熟悉的樱樱,不会这么用这么暧昧的眼神说这种话。

周围几个保镖见气氛不对,纷纷背过身,远远避开这对未婚夫妻的私房话。

刚醒来就英雄救美,现在又腻腻歪歪。

小陆先生和小陆太太感情果然很好啊。

“现在您醒过来了,关于我们两人的婚约,我重新考虑了一下,您之前的提议也不是不能接受。”

在导致两人都差点变成植物人的车祸之前,陆燃和原主碰面的原因就是为了商量婚约的事情。

婚前财产公证,婚后财产分配,如果两人离婚,他所拥有的资产又如何分配。

那是一份很难让人拒绝,冰冷又理智的商业联姻合约。

那个时候的陆燃,对这一切都保持着公事公办的态度。

而现在,他蹙起眉头,很不能理解地看着闻樱,像是要透过她的双眼,将她的内心看得透彻。

“什么意思?”

他认错人了吗?

眼前的这个,真的不是他的樱樱?

如果是他的闻樱,绝对能一眼就认出他来。

“你知道陈然是谁吗?”陆燃仍不肯放弃,再次问道,“你是闻樱吗?”

上一章:第14章 下一章:第16章
热门: 至强兵锋 房产大玩家 驻京办主任2 我,邪神,料理王 穿书之白月光gl 挂职2 穿成男配后我成了万人迷 猜心游戏 万象森罗 穿书后我成了两大豪门的团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