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生别离

上一章:第254章:离别告白 下一章:第256章:谨慎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南宫天看着内阁坐着的人,眨了眨眼睛,推开窗户看了看时辰,端起桌上的冷茶灌下去半壶,随即吩咐人去通禀谢长语,独自走了过去:“这才天亮,居然丞相府的大小姐亲自前来,简直让花舞坊蓬荜生辉了。”

“让小姐久等了,您也知道,这里做的就是月光生意。”南宫天做了下来,看着黎羲浅微微憔悴的模样,浅浅咳嗽两声:“可要吃点糕点。”

黎羲浅一夜未眠,声音微微沙哑,喝了口茶抿嘴:“事出突然,因此前来叨扰,南宫公子,我听闻与此坊做生意,要么提供同等情报交易,要么哪出同等钱财交易。”她摆手,锦纹抱着盒子走到南宫天面前“小女想同花舞坊做个交易。”

“杀人的勾当花舞坊接的多,这个数量您是要买那位高贵的人头?”南宫天望着那一盒子宝石,皆是谢长语库房里面成色最好的,买下京城整个东市都足够,南宫天斜着眸子嘴角始终含笑打量:“黎大小姐不会是要杀当今太子?”

锦纹捧着盒子的手一抖,南宫天伸手接住,黎羲浅捏着茶盏:“南宫公子消息果然通常,不过这种政治贵坊应该不想参与,小女今日来的确是要买一个人的命。”

南宫天捏着盒子里面的宝石:“黎大小姐这般舍得,不知是要谁的命?”

“花舞坊势力密布,能杀人也能救人。”黎羲浅从袖口中摸出厚厚一卷银票,放在桌案上推到南宫天跟前:“我要买谢长语的平安,我要他完好无损回到京城,事成之后定会在奉上双倍数额。”

“小姐!”锦纹失声,那可是这一年来攒下了的提及银子,整整二十两就这样全部给出去得了,还承诺双倍的金额,哪里来的怎么多钱。

南宫天神色僵了下来,对上黎羲浅灼热的目光:“加上这盒子东西足足五十万两,黎大小姐够舍得的,小小官家之女出手如此阔绰,还承诺一百万两银子他日兑现,黎大小姐,你哪里拿得出来怎么多浅?”

她站了起来,洋洋洒洒开口:“你且告诉我能不能就行。”

“自然是能的,不过毕竟在边关,花舞坊规矩就是做金银买卖和情报买卖,谢长语的命一百五十万两银子,倒是值得在下冒险一次,黎大小姐不后悔,五十万两银子怕是丞相府都拿不出来吧?”

宝石是谢长语送的,还有二十万两是谢长语硬要塞给他的,加上她秘密入股了景泽宜的商号,勉强拿出全部的银钱,她就道:“不会少了南宫公子分毫,立下字居吧。”

南宫天拍拍手:“黎大小姐好气魄,有如此佳人相随,不过,我要向小姐讨个东西。”

黎羲浅回神:“什么?”

“花舞坊有暗杀组织,奈何一年半前买了个人给黎大小姐,多个人多个帮手,不知道黎大小姐是否愿意,不过,这五十万两在下只能保证谢长语的命,另外一位只能看小姐的意思了。”

锦纹拉住黎羲浅袖口,杜衡出事,石蜜是她身边唯一的盾牌长剑,“不行啊,小姐不行的——”

她配着黎羲浅一步步走到今天,经过多少腥风血雨她比谁都明白,家里的外面的想要杀她的人太多了。

黎羲浅扫了南宫天一眼:“好。”

笔墨纸砚伺候,南宫天按下手印:“黎大小姐,白纸黑字清清楚楚,若他日你不兑现,花舞坊可多的是你的把柄。”

黎羲浅按下诛杀指印,眼中泛起点点笑意:“南宫公子做的一手好买卖,我的夫君的命就交给你了,他日他平安归来,必然会成为您的靠山。”

出了门,锦纹才反应过来:“刚刚小姐说的什么?”

黎羲浅上马车,拉住锦纹的手:“若谢长语能回来,我就嫁给她,若是他回不来,以后我们主仆相依为命。”

她已经把能够做的都做了,其他的就只能交给老天爷了。

***

谢长语临危受命出征北地**帝孙皇后亲自送行,城门之下,谢长语白银铠甲英武非凡,扯着缰绳,望着城头文武百官,目光落到黎远海身上,他怀里抱着娃娃对着他红着眼睛招手,嘴里离得老远也能听着姑父两个字。

号角起,战鼓擂,谢长语终是没有看到相送的女子,他苦笑手一挥,带着三军离开京城。

他想,她一定很恨他了。

城外三十里地一处亭子,黎羲浅静静站在山坡之上,清风吹动她的发丝,肩头的披风纷飞如同盛开的花朵。

锦纹在她身旁站在:‘小姐分明舍不得侯爷,为什么不好好相送,这种地方他哪里知道,侯爷今日最想看到的人一定是小姐,您不去,他会难过的,侯爷如今身边只有小姐了。“

黎羲浅如今嘴硬心软像极了谢长语的外冷内热,分明比谁都在乎这个人,还要硬着心肠,渐渐的大军的马蹄声传递了过来,扬起的尘埃弥漫大地,锦纹挽着黎羲浅的手指着带着大军的人:“小姐,是侯爷,是侯爷!奴婢去请他来吧,好好的告别告别。”

黎羲浅摇头,声音极其清淡:“我和他要吗再见,要吗再也不见,走吧,回去了。”

她要做的事情还多,不能因为谢长语一个人耽误,她翻身上马蒋锦纹拉倒后面做好,“好拉,别哭了,抱进我,咱们回去了,以后就咱们相依为命了,菘蓝的仇咱们还没有报呢。”

锦纹却是回头一瞬间看着朝着这边目光打来的谢长语,惊呼道:“小姐,侯爷侯爷在看您呢——”

“傻子,怎么远你当谢长语是海东青啊。”黎羲浅扯着缰绳撩起马蹄子。

山坡之下,南宫天拿着昨日的契约看着注目山坡亭子的人:“我收回我以前攻击她的话。”南宫天故意用石蜜去试探了黎羲浅,此路艰险,石蜜的确是暗卫之中佼佼者,将她召回来也是为了写长语安全考虑。

“赵政呢?”谢长语勾起唇角,她就知道这丫头不可能不来送他。

南宫天道:“说是还要给大将军的老爷行最后一次针灸,晚上两日与我们汇合。”

“那小子什么时候去给石玉月老爹看病的?”谢长语心情不错,多问了两句。

“鬼知道!”南宫天翻白眼。

另外一边,赵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收起银针:“将军趁着入秋之前多多活动,切记不要在冻着了,下雨天屋子中必要点着炭盆,每日服用在下留下的汤药,敷的药膏在下已经寻来两年足够的药引。”

走出房门,赵政看着时辰不早,吐了口气,这石老将军半生沙场,膝盖的风湿简直是他见过最严重的,亏得他妙手会春,否则再过两年必然终身瘫痪在床上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他跨步出去,要去和谢长语汇合。

“赵政!”一个柔和的声音响起来,赵政回头看着躲在拐角想她招手的石玉月,这人回自己家就和做贼似的,觉得好笑,看她不停招手,他无可奈何背着药箱过去。

石玉月眨眨眼睛看着走到他面前的人,手指放在唇瓣上做了嘘的动作,犹豫片刻,扯着他的衣袖走到僻静的地方。

“我父亲腿可好了?”石玉月低着头轻轻咳嗽两声。

赵政好笑:“是来看你老爹膝盖的,我说月妃娘娘,在下言出必行,不会把气撒到病人身上。”他是言出必行的人,石玉月以物换物,他必然竭尽全力帮忙。

石玉月抬头,看着他,道:“我听人说你要随着谢长语去战场?”

赵政诧异,就见着她从袖中里摸出个东西塞到他手里,听她变扭兮兮说道:“我娘给他求得平安符,看你劳苦功高帮我爹我也给你求了个。”

她憋了憋嘴,生拉硬扯起来。

推荐热门小说重生之一品侯夫人,本站提供重生之一品侯夫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一品侯夫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54章:离别告白 下一章:第256章:谨慎
热门: 听说师父暗恋我 爆红后,我和渣过的总裁在一起了 暴君守则 我们没有打情骂俏 双骄2:剑拔弩张 撩到校草后我发现追错人了 燃灯 宿敌 烧不尽 法老的宠妃·终结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