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伏击暗杀2

上一章:第242章:伏击暗杀1 下一章:第244章:谢顾远死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谢长语手里长剑飞速丢出,取下杀手人头,目露凶光沉声:“杀。”

方走到黎羲浅跟前,就见着菘蓝腹部涌出鲜血,死死用背脊身躯护着黎羲浅,他伸手要把菘蓝移动开,遂不及防被她推开,毫无防备坐到被热血融化的雪水中,却见黎羲浅翻身将菘蓝牢牢护在怀中,接着便是几滴晶莹的泪花。

“离离,她没有救了。”谢长语余光看着被除夕抱着走来也是受伤的锦纹,要不是看着天上暗卫联系的紧急信号弹,刚刚冲过了看着满地血泊,他很难形容那瞬间的感受,就像是寒冰将他包裹丝毫没有一丝温度,好在黎羲浅还活着。

两个忠心奴婢拖延足够时间让他召集暗卫。

黎羲浅面无表情,不停给菘蓝擦拭嘴角鲜血,拿着手按压她出血腹部:“别害怕,就是血而已,不会有事,你会长命百岁,我还要给你主持婚礼呢。”她看着倒在她怀里气若游丝还在流泪的人,拿着额头贴着她的脸蛋:“别害怕,我在我在——”

原以为这辈子她能护着两个奴婢的,原以为能够好好对待他们的,她才知道菘蓝有了心上人,下一刻老天爷就带着她,哪里有这个的老天爷!

菘蓝还有半口气,散开的眸子对着黎羲浅淡笑:“奴婢会护着小姐,不管活着还是死了,没有小姐奴婢早就死了?????”她吸了口气,手拼命抬起来朝着锦纹而去,像是哀求又像是嘱咐:“锦,锦纹,小姐就交给你了,就交给你了?????”

黎羲浅心里一惊,伸手就要去握,却看着那小手孤零零啪嗒落了下来,打在血雪当中,如同千万斤鼓槌敲打她心门上,周围脓肿血腥之气,让她不得不接受忠心婢女离世的噩耗。

“菘蓝——”锦纹断了一只手臂,大腿背扎了刀,此刻眼角朦胧,伸手想要去触碰一路走来的小姐妹:“菘蓝——”她说不出任何的和,大口大口的呼吸,浑身没有丝毫起来,只能靠着除夕痛苦大哭:“菘蓝——”

一声比一声撕心裂肺,一声比一声肝肠寸断,一声比一声声嘶力竭。

除夕面色凝重,深深知道锦纹再不救治怕也要落个重伤残疾,转身将人抱走,也隔绝那一声声颤抖心扉的呼喊。

“她死了,离离,别抱着了。”谢长语底身将披风给人扣在肩头,黎羲浅沉默的眼神,平静的情绪让她无从下手,他只能小心翼翼将他和菘蓝分开,旁边芒种也半跪的将二人分开“离离,本侯会厚葬她,别抱着了,下雪了,先回去。”

黎羲浅看着菘蓝被人抱走,忽的爬起了就要跟上去,她还那么小,胆子小人又善良,想一朵太阳花似的,因此她许多事情都未曾让她参与,她打了个冷战,伸手就要去抓,终于哭出声来:“不要,不要,她还那么小,底下那么冰,她还有心上人,她不该死的——”

谢长语小心翼翼搂住少女,一遍一遍安抚她的情绪:“为了你死,她很高兴,离离别哭,离离别怕,我在。”他拉住厚实的斗篷将人笼罩起来,轻轻抚摸她的背脊,语气无可奈何带着几分耐心的哄:“这还是我认识的离离吗,对待外人不是一向狠辣吗,既然知道谁杀了菘蓝,以命抵命就是。”

黎羲清浑浑噩噩被她报上马车,让芒种帮她换了干净的衣物,这才走了进来示意马车回城。

“她还那么小。”黎羲浅低头喃喃,忍不住氤氲泪光狠狠吸着鼻子,此刻她不在是拿给心计颇深,诡计深沉的黎大小姐,只是个十五岁的少女,卷缩成一团,下巴低着膝盖:“刚刚我们还在说让他出府嫁人,一转眼她就没有了。”

谢长语纠正:‘是为你死的,每一个贴身丫头,贴身小厮的使命就是护着主子,即便是除夕,也随时做好为我死的觉悟。”他纤长的指头挑起少女下巴,慢慢给她擦拭泪珠:“她陪你度过最艰难的日子,你伤心也是应该,她九泉之下知道也会高兴。”

“她不该死的。”黎羲浅擦擦鼻头,接过谢长语给他的热茶:“我知道哭没有用,就是难受。”他看着坐在他身边的少年,想起景泽伯的话,下意思靠着他的肩头:“这几日你不见人影,是做什么去了?”

她话说出口就知道越举了,瞬间掩饰:“刚刚我在后殿撞到景泽伯,他说你在收集边关情报。”

“宁远侯府这个爵位我没有想法,谢顾远死了,我就能被赶上马了。”谢长语淡淡道,又看了眼黎羲浅:“太后给你说什么了,说谢顾远死了?”

黎羲浅微微点头,景泽伯也好,太后也好,说的都是一个意思,她问:“你不在乎?”

谢长语挑眉倒是真没有几分伤心:“和我没有想干,死了就是死了,难不成我一句话他能活过来?”

这话哽咽的人没法接下去。

谢长语道:“你害怕我去边关?”

黎羲浅看他一眼:“边关腥风血雨不是好地方,既然你父亲死了,陛下不会把宁远侯府赶尽杀绝,你是丹书铁劵的侯爵,自打大周建国宁远侯府手里总有兵权,是实权伯爵,一辈子都屹立不倒。”

谢长语好笑:“你是皇帝会要这样手握兵权的侯爵,**帝也不是什么好鸟,否则怎么敢吧流芳郡主嫁给谢顾远,就是要她绝后,至少子孙稀薄,又让太后抚养我启蒙,他更是时常给我讲流芳郡主的好,捧杀罢了。”

这是谢长语第一次给黎羲浅说些关于他的事情,黎羲浅神色凝重起来:“所以你都是装的,你不如仕途就是害怕宁远侯府——”

“那是我根本不削给大周卖命,他们皇室的事情我不敢兴趣,不是你这小妮子,我怎么可能和景泽宜说话,你都是个没有良心的,你若是听我的话不要出门,就不会有今日的事情。“她尊尊说教起来。

黎羲浅叹气:“太后的话我能不听,长生离不得我,只能把石蜜留下了,春分哄不住他。”

“刚刚你说景泽伯也在,你激怒她了?”谢长语握住黎羲浅的手,却是说起来正事:‘若是提前部署,我的眼线必然知道。“

“你在太子府有眼线?”黎羲浅看她。

谢长语不作答,拉住她道:“我在问你话,发生什么了?”

“没什么。”黎羲浅不想骗他,更不想提起那刚刚窝火的事情,扯着脑袋看着羊绒摊子,“事情是景泽伯做的,我不会放过她。”

“我在问你话。”谢长语不依不饶。

黎羲浅道:“还能说什么,问我要不要做太子妃,真不知他是不是眼瞎,放着黎柳柳那样的倾城美人不要,看上我这个无盐庶出,脑子简直被马蹄了。”她说着扭头看着谢长语,瞬间一呆滞,随即懊悔起来,她怎么忘记谢长语对她有两份上心,她忽然道:“谢长语你真的喜欢我吗?”

“需要我把你丢下去吗》”谢长语板着张脸。

“那就不要去边关,不管谁逼迫你,哪怕是陛下逼你都不要去。”黎羲浅认真看着他,脑袋靠着他:“不要去,绝对不要去。”

宁远侯死,谢小侯爷带之,这是上辈子景泽伯告诉他极其简短的话,过程如何她从未想过。

“怎么,还未嫁给我,就怕做小寡妇呢?”谢长语好笑看着她,却是感觉唇角蜻蜓点水,黎羲浅已经在他嘴唇上砰了下,他看着越加毕竟的少女,贼笑起来:“怎么,要生米煮成熟饭了?我倒是没有问题,你确定?”

黎羲浅噗嗤笑了起来“我三哥会提刀杀了你的。”她笑嘻嘻推开,随即脑袋骗到窗户:“你刚刚不是问我和景泽伯发生了什么呢,就是这样,没有了。”

半响,马车外的暗卫只感觉马车一颠簸。

“你是不是想死?”谢长语将人禁锢在膝头,捏着她的下巴:“敢玩乐我的可还没有生出来。”

黎羲浅软语下来,环着谢长语的脖颈,语气柔和温暖:“谢长语不要死,不要去边关,即便没有兵权,没有实权,你依旧是我最重视的人。”

“本侯从不看重大周的权势。”谢长语难得见这个人顺从他像是小野猫趴在他身上。

他道:“喂,要不要杀个人给景泽伯点厉害?”

黎羲浅疑惑,听着谢长语冷笑:“你觉得荣和太子如何?”

推荐热门小说重生之一品侯夫人,本站提供重生之一品侯夫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一品侯夫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42章:伏击暗杀1 下一章:第244章:谢顾远死
热门: 性别为男的泉小姐 海底月 穿成炮灰明星后我爆红了 恩有重报 个性名为死气之炎[综] O装B给暴戾上将当男秘 民国之联姻 请不要在末日套路前男友 超级宠兽系统 烟锁重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