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恨

上一章:第34章顶顶好的 下一章:第36章滚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忽的黎羲浅神色一变,拨动琴弦,是一手激烈亢奋战曲,旁边的鼓手忙拿去鼓棒跟着敲打了起来,锦上添花是皇室最爱做的事情。

琴弦之音越发紧张,鼓点之声越发急促,仿佛看着看见千军万马在眼前而过,将士们手拉长剑挥舞,嘴里含着保家卫国的口号,眼中满是决绝杀意之气,仿佛化身最强大的武器与盾牌,势必与大周共存亡。

琴声鼓声声声入耳,带着强烈的激扬壮烈,让所有人的心绪都被挑动起来,在场的少年都由着一刻保家卫国之心,正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纪,闻着这曲调,都坐直了身体,眼睛一眨不眨,目光涣散,似乎心绪已经走到边关战场之中。

即便是各家的女眷,都是齐刷刷的落出难以把持的激动振奋,他们虽然人在闺房,可也知道老祖宗的基业都是实打实的马背功绩,此刻被挑动那那抹对家中与国家忠诚炙热起来,眼中,满是感激与憧憬。

全场都笼罩在了黎羲浅的指尖之中,皇子席做上,皆是一副震惊莫要,角落的谢长语眼神慢慢严肃起来,这种曲调颇有几分蛊惑在其中,战曲乃是在两兵交战之前所用,目的就是及其男儿郎们不破楼兰终不还之心。

可,为何,他却感受了无奈,谢长语捏着手中的杯盏,注视黎羲浅那张清秀的鹅蛋脸,却是看到她眼眸之上氤氲起来一层水雾。

黎羲浅手中拨动速度越发迅猛,这曲子乃是自己当年去明国做人质借兵所做,那时候以为会是一场惨烈之战,她想着心中一酸,手中琴弦慢慢轻柔起来,似乎在诉说曾经的怨念与无奈。

她在明国日日受辱,白日供皇子公主取乐,晚上还要提防皇帝与皇子的调戏,她心中念念便是景泽伯会来接她,会对她一生爱护,最后换来的却是在自己回朝之日,她在王府配着丧夫的黎柳柳。

全场的心绪忽的就是一边,琴声厚重起来,鼓手慢慢停下手中的配合,黎羲浅抚的极满,一点一点的挑动起来,分明是有些不成调子的琴声,却是让在场的人更加屏住了呼吸,刚刚还有叫好的声音,此刻似乎全程静谧了下来。

她慢慢的咽了咽喉咙,慢慢的动了动嘴。

那带着轻柔与决绝的歌喉声声落到全场之人心中,唱的满堂眼中朦胧。

“烟雨朦胧,花又开,春风吹上小楼台,我的家如世外,总有雨伞等着你回来,烟雨朦兮,花又开,春风吹上小楼台,我的心,在云外,每当明月爬上了,尽是故乡风采。”

她的声音带着平日的柔和,如山涧明月一般清冷,然而此刻却是缓缓的流淌出寂离,带着沉痛而又悲哀,听的人现在空无一物,却又莫名酸涩起来,教人只感觉置身于冰冷楼台之中,孤零零寂寥悲怆。

情窦初开的年纪,却是要为了利用自己的男子踏上做人质的征程,她上了马车,诀别夫君,靠着马窗户看着转身离开的丈夫,为了虚无缥缈的鹣鲽情深,带着心中最美好的祝愿,去邻国借兵。

“狂雨催我离家千里外,岁月把我容颜改,故乡回忆永远在心怀,恰似烟雨化不开。”

黎羲浅的眼泪忽的流淌下来,静静的悄无声息。

她本就是清秀淡雅,双眸灵动娇媚,此刻表情无奈阴冷交替,仿佛有说不出的无限苦楚,说不出,唱不出,却是能从那抹情绪之中感触,黑白分明透彻的眸子蕴藏无限痛楚,却是越发衬托的人整个人检疫无比。

“烟雨朦兮,花又开,梦回走上小楼台,我的心,在云外,每当明月爬上来,尽是故乡风采——”

谢长语将手中杯盏放下,眸子闪烁,这样的悲凉之歌,若不是亲身经历,何能撩动在场之人情绪,他望着看台上许多夫人小姐已经黯然神伤,似乎都在为唱词之中的女子无奈同情。

久久都无人出声打破这一沉静。

是谁说丞相府大小姐是个草包,琴棋书画不知,礼仪规矩不懂,,能唱的在场之人寂寥悲戚,已经不是本事,而是精通了啊,

“好。”谢长语是笑非笑的张口,手中的一饮而尽:‘所谓曲听情,笨一个才艺无双,堪比大师的精湛琴技,日后谁在说离离是草包,本侯,第一个不饶。’他说的极其底,却深深落到每一个人耳中。

“这一曲让人惊叹,扣人心弦,不知是是从何处啊?”景泽伯挥手,脸上眉目如春风,内心忍不住感叹,这样高超的琴技,即便大周也是找不出几个。

黎羲浅抬着手指摸了摸眼角的泪水,怨与恨依旧只增不减,她淡淡摸了摸指腹,将泪渍挥发与空气之中,淡淡道:“不过是个故事罢了,常在府中闭门不出,身边的丫头便将了这个故事,两国开战,最后牺牲女子换取和平,女子每日眺望故乡——”

她深深的看着景泽伯回话,这曲子,乃是自己曾经在明国所为,想着能弹唱与夫君之耳,让他更加的怜惜自己,知道自己过得如何水深火热,最后呢,一句天下兴亡,后妃有责,硬生生将所有的苦楚包装成了坚毅。

对着自己永远有着淡淡的疏远与隔离,自己将一颗赤诚心肝捧到你的跟前,你嗤之以鼻!即便是不爱,即便是无情,八年的相处,依旧捍卫不了你的铁石心肠!

黎羲浅悠悠的吐出一口白气,仿佛发泄了心中这段时间的愤懑。

听着大家皆是唏嘘起来,安康公主小小年纪都被那凄凉之清震撼的眼眸通红:“然后呢,那个女子最后呢?”

看台席的都底下了头,送去的女子有多少好下场,身首异处比比皆是,思到此处,不少眼睛浅的小姐,抑制不住的呜咽起来。

“不得善终。”黎羲浅轻轻启唇,双眸带着仇恨注视景泽伯,是你,一切都是你!你让我不得善终,我也必让你不得好死。

你做好准备了,这一世你要还我的穷穷无尽!

景泽伯对上少女的眸光,忽的眼中一怔,感觉无比的阴冷包裹住了自己,带着尖锐的冰溜子,死死的要将自己戳出窟窿。

那是,恨——

景泽伯双瞳一闪。

推荐热门小说重生之一品侯夫人,本站提供重生之一品侯夫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重生之一品侯夫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4章顶顶好的 下一章:第36章滚
热门: 结局要HE前白月光回来了[快穿] ABO垂耳执事 留守青年:村里全是我的娃 穿到反派破产后 山野春潮: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 我被对家强行标记了 如果蜗牛有爱情 [综英美]法师穿越超英世界后 在游戏里捡了一团头发 苏丹的禁宫